科教网| 中国科教第一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 > 正文

樊代明:IP6肌醇是人体内的清道夫和平衡木

原创
来源: 标签:樊代明院士IP6脱稿演讲 2017-09-13 11:48:56
2017年9月12日下午,IP6&肌醇在健康和其它领域的应用信息发布会在西安隆重举行。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世界整合医学大会发起人樊代明院士应邀出席,并以诙谐、生动、通俗的语言在大会上作了主旨演讲。科教网全程记录并整理了演讲全文。
科教网讯 (李伟伟 张宁)2017年9月12日下午,IP6&肌醇在健康和其它领域的应用信息发布会在西安隆重举行。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世界整合医学大会发起人樊代明院士应邀出席,并以诙谐、生动、通俗的语言在大会上作了主旨演讲。科教网全程记录并整理了演讲全文。

内容如下:
 
感谢发布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大家知道我去年是健康中国十大新闻人物,是第一个,今年又被评为健康中国十大传播大使,也是第一个,所以我还是有点底气来说这个事的。
    
什么是健康?健康就是说healthy这对吗?healthy就是健康嘛,大家知道现在我们老百姓基本上把医生的期许到最后都放到医院,难道不是这样嘛。
 
全中国和十年前相比我们每一年多了33亿人次的病人,那么这样的结果怎么样呢?其实很大一部分病是难以回天的,美国是世界上治病治得最好的,大家知道吗?春节的时候美国发布了一个信息,说在医院里头死亡,第三死因是医源性死亡,大致多少?每死十个有一个是被治死的,那么我们能不能够把我们的钱放在前头去,一块钱可以使我们在医疗上少花一百块钱,那怎么放到前头去,这就是保健。
    
什么是健康,什么是健康学,我最近有一个说法叫“三间健康学”,人怎么会健康?第一个是空间健康学,人是一个空间,他是天的一部分,所以人必须服从于“天”,这个天是什么?就我们遇到了麻烦说我的天啦,外国人说Oh my god,这就是天,这个天不是大家所说的装神弄鬼、虚幻的,它是实际的,它只能遵从,不能抗拒,这个天,一个是自然,一个是社会,人是离不开自然的,天冷了加几件衣服,天热了脱掉几件衣服,反其道而行之死的是谁。人是吸氧气的、呼二氧化碳的,植物正好相反,如果反其道而行之死的又是谁?人是社会的一员,只能服从于社会,孤居寡食要不就是兽,要不就是神,绝对不是人。你说人与人之间,那是相互的猜忌、相互的设防、相互的敌视过得好吗?要不死自己,要不死别人,死别人的可能性不大,死自己的可能性太大太大。
    
这是空间健康学,第二个叫人间健康学,人是一个空间,由不同的成分把我们组成,联系这一成分三个东西?一是物质、二是能量,三是信息,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或者唯物质主义者,一生当前都在扯物质,因为没有物质没有生命,有物质才有生命,但有物质才有生命吗?人在的时候是有物质、有生命的,人死了以后所有的物质都存在,请问死的是什么?
    
再就是信息和能量,信息是两个物质之间的联系,什么是能量呢?两个物质反应的结果。比如说我没有举重的时候,我是没有能量的,我一举能量在了,我一放下来能量就没了,这个信息和能量是生命的本质,我们医生治得应该是这个,为了保健也应该关注的是这个。
    
 
 
第三个叫做时间健康学,什么时间健康学呢?举个例子,人是不断地变化的,不仅是人变化,植物也在变化,向日葵围着太阳转,含羞草白天关、晚上开,无论是西安的杨柳还是咸阳的杨柳都是三月份生枝发芽,深海鱼都是那几天跑到长江来产卵,它们没有互联网通知,通知它们也听不懂。
    
人的24小时,12个时辰是变化的,中午12点叫午时,生命力最强,晚上12点叫子时,生命力最差,所以那时候死人特别多,我们医院一般晚上12点死人多,人家说那个时候鬼横行霸道,不是,生命力最低。所以白天不好好干活,晚上12点加班那是找死。这就叫植物流注,这是规矩,所以我们的保健也要想到这个东西。
    
OK,三间健康学大家记住了,你不要看我走题太远,马上回到IP肌醇。    
第二个我要纠正大家两句话,有病就要治,病是治好的,于是我们使劲治病这是对的吗?告诉大家,人类的疾病三分之一不治也好,三分之一治也不好,三分之一治了才好。三分之一不治也好,全世界最常见的病是感冒,普通感冒百分之百不用治,它可以自己好,对不对?你说我这个医生专门治感冒的,恐怕没人找你,我自己都能好。人类的医药才几千年,在几千年之前是几百万年,这几百万年没有医和药人是怎么过来的?自愈率,就自己能把自己的病抗住这种能力,人作为一个个体在地球上生活了几百万年,所有的抗病和抗害能力他都具备了。那为什么得病呢?什么东西少了、什么东西弱了,医生帮助他一下,主要靠自己好,如果自己好不了,医生帮我也好不了,是不是?你把我治好了,说不定我又跳楼了。
    
还有三分之一治也不好,人总是要死的,两种死法,一种是老死的,寿终正寝,油都烧干了嘛;第二种是病入膏肓,是治不好的,回天无力对不对?那怎么办呢?我们就是让他带病能够活得长一些、活得好一些,对不对?我们现在好多时候都是慢性病,按照治愈这样把他治好,你治得好吗?比如说高血压从吃药一直吃到死,糖尿病一直吃药一直吃到死,哪一天不吃哪一天就找死。
   
我们肿瘤也是这个样子,有些肿瘤是可以治好的,但是很大一部分到了晚期是治不好的,但是我们使劲在治,一到医院我们都是以杀癌细胞为目的的,先是外科上手术,再是内科上化疗,然后再放疗科医生烤电,烤呀烤呀到最后病人死了,到停尸房死透了8个小时以后,肚子里头抽出来的细胞还是活得癌细胞,我们都希望瘤没了,人还在,可是现在每每皆是人没了瘤还在,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举出例子是不是这个问题呀?
 
所以这个情况是不是我们能够让他带瘤生存时间长一点,有的可以生存时间很长很长。举个例子,第二军医大学的消防科主任是我的老师,发现肝癌,整个胸腔全是癌细胞,做不了了,关起来用整合医学的方法,最后活了11年。我们重庆有一个大学,胸外科主任发现胃癌,是硬件细胞癌最恶劣一种,切不掉,关起来,叫我去会诊,我说赶快回家吃好的吧,因为吃得不多了;第二赶快找接班人,因为活得不长了,这个院长太着急,给他找了接班人,还是我的学生,接班人等呀等呀,12年过去了他还在。什么是健康观?有病就要治吗?病就是治好的吗?这不然,这就涉及到我们必须,我们的保健、我们的健康要前移,对不对?我们在保健方面做,用一块钱可能医学我们治病要少一百快,像这个样子,反过来病治好了以后他的康复又是十分重要的。
 
什么叫健康?大家想健康是两个事,一个是保健,就让你不得病,第二是康复,叫你等病恢复起来才叫健康。所以今天这个会我看是健康人类,我们都提健康中国,可是IP 肌醇,不仅是中国用了、世界都在用,可能是这个意思。
 
我们怎么能够达到保健与康复呢?我们人类总结了很多很多经验,陕西尤为突出,我们知道陕西有一句话叫什么?叫秦巴无闲草,自古名医多。陕西最有名的名医是谁?孙思邈,你们都知道,孙思邈为什么杰出你知道吗?不知道了吧?孙思邈有两个非常杰出的,第一个他发现夜盲症,就是晚上看不见,夜盲症,吃生猪肝可以治好,吃熟的不行。那么一千年以后我们才发现维生素A,第二个孙思邈发现吃得太好容易得脚气病,这个脚气病不是我们说的那个脚气呀,我们医学上脚气是整个身体有各种各样的变化,特别心脏有很重要的病,脚气病,那吃什么好呢?吃麦麸康壳可以把它治好,同样,一千年以后我们才发现维生素BE、维生素B族。那我们的IP6肌醇,这对我们医生来说所有的人都知道,将近二百年前我们发现了维生素B族、维生素B。那么,这个东西究竟干什么用呢?    
 
告诉大家,IP6&肌醇在体内两大作用,一个清道夫,一个是平衡木。
 
什么叫清道夫呢?人体总是在代谢的,代谢过程中有废物,废物进到血管排掉了,有的进不到血管,没进入血管,比如说有些斑、有些残渣呀,这些东西对身体是有害的,是清道夫把它排除掉,抗氧化都是这个意思。
    
第二个平衡木,生命之所以存在,其实平衡最重要,不要说谁身体比较强壮就行,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太太,三年前看过我,我以为她早都死了,结果她昨天又来了,她这边弱、这边也弱,平衡之术,对不对?像昨天一个人还在打篮球,今天早上起来他死了,心肌梗死,一下就没了。人的生命就是平衡支撑,而IP6肌醇就是调整平衡的,叫你多了少一点,叫你少了多一点,大家记住了吗?第一个是什么?清道夫,第二个平衡木。
 
为什么要吃这个东西,正常人是不会少的,特别是正常吃饭的人不会少的,在什么情况下少呢?比如有些物质,不断地什么良种良种,到最后可能这种东西就少了,对不对?还有我们吃的米太精了,把壳都去掉了,所以它就少了对不对?还有人偏食,专门吃鱿鱼海参,天天吃肉,它就少了。还有肠道可能吸收功能差了也不行,像我,我小的时候喝牛奶没问题的,现在我一喝牛奶马上就拉肚子,肠道已经不适应这种作用下。还有一个体内相互转换,因为年纪比较大或者疾病状态出现了问题。
 
三条,一个是食物中间少了,第二个吸收不了了,第三个转换功能差了。
 
今天下午这个发布会,我觉得非常非常成功,这个东西很重要,但你不能光吃这个东西,你光吃这个东西,将来你就变成了不是樊代明就是IP6肌醇,所以在什么情况下用,什么情况下不用,应该在这上面要下很大的工夫。    
我听说这个新闻发布会还要开一个国际的会议,那是10月30号还是11月30号,要是10月30号说不定我还可以参加。

赵总,我这么讲,可能讲得比你的效果好,谢谢大家!


樊代明简介:

中国工程院院士、美国国家医学院外籍院士。现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党组成员)、中国抗癌协会理事长、亚太消化学会副主席、第四军医大学西京消化病医院院长、肿瘤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消化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主任,中国共产党十四大代表、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曾任第四军医大学校长、中华消化学会主任委员、2013年世界消化病大会主席,首批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和首批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获得者。

长期从事消化系疾病的临床与基础研究工作,并致力于医学发展的宏观战略研究,在国际上率先提出整合医学理论并付诸实践。先后承担国家973首席科学家项目、863项目、攻关项目、重大新药创制、自然科学基金、工程院重大咨询项目等课题。获国家科技进步创新团队奖,国家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各1项,国家技术发明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陕西省科学技术一等奖2项,国家发明专利38项、实用新型专利16项,国家新药证书1项。获法国国家医学院塞维亚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求是实用工程奖、中国杰出大学校长奖等多项荣誉奖励。主编专著23本,其中《治学之道—精》和《医学发展—考》两本均为长达210余万字、厚近1500页的大型著作。担任国家教材委员会委员、全国高等医学教育数字化教材(53册)的总主编、基础医学精读系列丛书(10册)和肿瘤研究前沿(17册)的总主编。先后担任Nature Reviews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Gut、Hepatology等13本国际杂志的编委、副主编或主编。在Lancet、Nature Reviews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Nature Clinical Practice Oncology、Gut等国外杂志发表SCI论文615篇,单篇最高影响因子45分,论文被引用逾2万次以上。培养研究生共181名,其中获全国优秀博士论文5名,获全军优秀博士论文10名,获陕西省优秀博士论文6名。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 新浪微博| 全国地市频道加盟热线:15529092222

Copyright © 2017 www.kjw.cc 科教网(中国)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3001333号-2

科教网 - 中国科教产业第一门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