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教网| 中国科教第一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 > 正文

“一代跤王”马胜利和他生命中的女人们

原创
来源: 标签:一代跤王马胜利的女人 2017-07-18 18:49:17
2017年7月5日,在陕西马氏集团董事长、陕西省中国式摔跤队总教练、陕西省男女柔道队总教练、“绿地杯”秦商十大领军人物、陕西省政协八届、九届政协委员、全球华商总会副主席、世界弘扬关公文化协会副主席、陕西省摔跤柔道协会副主席马胜利位于曲江的别墅里,笔者采访了他。
文/张静   316225933.qq.com
 
进入酷暑的西安终于迎来了雨天。
 
一场大雨过后云层似乎吸满了水,时不时滴落一阵儿。2017年7月5日黄昏,在一代跤王、马氏集团董事长马胜利位于曲江的别墅里,笔者采访了他。
 
聊到晚上9点,妻子黄海兰刚刚回家。这两年,她迷上了打高尔夫,几乎每日必去,风雨无阻。
 
“ 因为经常出去运动,她变苗条了、肌肉出来了,吃得也多了。” 介绍妻子时,马胜利的话里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宠爱。
 
于丈夫,黄海兰很是依恋。“只要在西安,我每天都得见他。有时候出去了,一天还要给他打好几个电话,问他在哪儿,干什么。”
 
这就是他们平时生活的样子。
 
2017年7月20日,是马胜利的70岁生日。这一天,还有一个主题是他要和36岁 的妻子补办婚礼。相爱18年 ,没有穿过嫁衣,是妻子最大的遗憾。
 
心细如发,温柔相待。这是马胜利爱妻子的方式,是一代跤王的英雄情长。
 
走出马府时,雨已经停了。几个小时采访中,这位西安城中传奇人物讲了很多,讲了妻子,还有他生命中那些重要的女人们。
“一代跤王”马胜利再次荣登《陕西房产》封面
 
(一)英雄救美,小姑娘爱上武术家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在一起18年,他们依然如初相识时那样甜蜜。
 
女人有母性,有女儿性,所以女人爱英雄。
 
1999年,年仅18岁的黄海兰与马胜利相识,后来当她告诉马胜利自己的情感时,马胜利很意外。“ 我觉得不可思议。我说你是个小孩儿,喜欢我啥呢?我比你爸都大呢。”
 
这样一对年龄、阅历差距非常大的夫妻,有着他们自己才懂的甜蜜。这一切,要从他们相识说起。
 
1999年,马胜利和几个朋友到汉中一个宾馆参加活动。吃完饭,大家提议唱歌,到宾馆的歌舞厅后,里面吵吵闹闹,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正在污言秽语地骂一个服务员。这个小姑娘吓得一直哭。马胜利上前问怎么回事,中年人说想找这个服务员跳舞,她不给面子,给一万块钱都不跳。第二天就让全汉中市的宾馆都不敢雇她。说着他抬起手就要打这个小姑娘。
 
马胜利一伸手,抓住了中年男子的手腕,一秒钟就将他摔倒在地。中年男子疼得半天起不来,连连求饶跑了。
 
马胜利没有想到,那个时候,爱情的种子,已经在这个小姑娘心中种下了。
 
第二年,陕西省民族运动会在汉中召开。马胜利是整个大会的仲裁主任。进了宾馆后,马胜利看到一位穿牛仔服、扎马尾辫的女孩子冲他笑,还主动上前说:“马先生,你好。”同行的人开玩笑说马胜利名气真大,在这儿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认识他。马胜利挺纳闷,这个小姑娘到底是谁。
 
“我叫黄海兰,去年你在宾馆救了我。”马胜利这才明白过来,给她留了一张名片。
 
“一个礼拜后,她和一个同事从汉中过来找我。我当时很忙,没有陪她,安排了一个司机,到大雁塔、小雁塔、兵马俑、骊山陪她玩了几天,临走时我请她吃了个饭。”
 
一个星期后,黄海兰又来了。
 
“来了后她说她过生日,我就给她买了一条项链,在我开的歌舞厅给她开了一个生日派对。第二天就把她送走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黄海兰再次来到西安。1993年就已经离婚的马胜利那时刚谈了一个女朋友。“吃饭唱歌的时候,她老找人家的事,那个女朋友就气走了。我就把她叫到我的办公室,说,小黄,大哥对你这么好,我单身多年也不容易,你不能老坏我的事。”
 
黄海兰说:“你不会认人。那个女的不爱你,她骗你钱呢。 ”
 
马胜利说:“骗不骗钱是我的事。”
 
黄海兰说:“你就是个瞎子。我三番五次往你这儿跑你都不知道啥意思。 ”
 
马胜利还真没明白过来这个小姑娘的用意。黄海兰哭了,说:“我爱你。”
 
这一哭打动了马胜利。“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回复你。”
 
经过一番认真考虑,马胜利和当时的女朋友分手了,开车从汉中将黄海兰接到西安。今年,他们的女儿尧尧已经11岁。
 
(二)宠妻达人,为妻子整理化妆品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出自吴越王写给夫人的信。对于妻子黄海兰的感情,马胜利也是这样深沉内敛。
 
采访中停电了有十来分钟,笔者等人在包里正在摸手机照亮,马胜利已快步到另一个房间找出了应急灯。
 
生活中,马胜利已经习惯担当保护者,和妻子相处尤其如此。“我太太特别单纯,直到现在还有小孩儿那种感觉。她把社会看得很简单。我们到国外旅游,她背个包,我让她小心有人抢,她说没人抢,说小心有人偷,她说没有人偷。拿个手机,有时过马路还在看,你不照顾她出事了咋办?”
 
妻子眼中的马胜利是爱人,也是父亲。 “18岁 我就和他在一起,可以说我就是在他身边长大的。他把我当孩子一样照顾,挺呵护我的。有时真有父爱的感觉。遇到冲突时他也发脾气,但会马上道歉,说对不起什么的。但一般都是我不对,老要和他犟一下,他说三我就说四。他说这东西是歪的我偏要说是直的。”黄海兰笑着说。
 
作为资深的宠妻达人,马胜利的宠妻宝典令人眼花缭乱。尽管工作、应酬特别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们几乎是形影不离。“我们有代沟,在思想、对事物的认知上都有很大差别。但是很多工作场合我还是会带着她。一是她特别单纯善良,二是她对我特别依赖。” 马胜利说。
 
妻子陪他出差或者出去旅游,雨具、药品、化妆品、袜子,马胜利都提前给妻子整理好。内衣、外衣在行李箱放得整整齐齐。有时下飞机后发现天变冷了,他赶快拿衣服让妻子穿,怕她感冒。
 
马胜利曾担任陕西省体委教练多年,主要负责摔跤队和柔道队。长期的军事化管理下,马胜利至今叠被子依然是整整齐齐,浴室的毛巾、浴巾也都要一一挂好。黄海兰却喜欢散漫的生活。
 
“我也和她说过,我比她大,还是老人,希望她能把我们的生活料理得更好一些。我让她整理过一回箱子,结果洗好的衣服忘了,牙膏、洗发膏、梳子也忘了。这时已经坐车到另外一个城市了,不可能为那点儿东西再回去拿。”
 
妻子放东西比较随意,需要用时经常找不见,马胜利坚持自己动手干。有时出去如果走八个城市,他就要整理八回行李,且从无怨言。 “太太还小嘛,还没有我和前妻的孩子大。 ”
 
连化妆品都帮妻子整理,马胜利对这些也懂吗? “ 她的很多化妆品是从国外直接买回来的,上面的外文我不认识,因为都放在一块儿,我就帮她收拾起来。一个女人在家庭中有没有地位,就看她有没有自己的化妆台。我给她买了很高档的化妆台,后来她朋友还给她送了一个小化妆台。”
 
马胜利家有专用的大衣帽间,妻子的东西占了大部分。妻子喜欢“买买买 ”,马胜利支持吗? “ 男人挣钱就是为了让女人过得好。 ”马胜利说。
 
这次补办婚礼,他为妻子买了一款国际知名品牌的礼服长裙,花了七万多。 “ 为了买这件礼服,他出去跑了一天。我自己都舍不得买,挺贵的。但他说一辈子就这么一回,就算贵点儿他也必须给我买。我真的挺感动的。”黄海兰说。
 
马胜利对妻子也是有要求的。“这些年黄海兰和西安一些著名企业家和社会名流来往比较多。我和她说,不要摆大嫂资格,这些人年纪都比她大。他们很有成绩,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我的夫人,他们也玩不到一块儿去。她表现得非常好,大家对她评价很高。 ”“相交四年难沟通,小姑娘找了一老翁。蒸馏水太纯净,天天喝行不行?”这是马胜利当年写给妻子的诗,时间为他们的爱情做了最好的见证。
 
 
(三)重情重义,与前妻依然是朋友
 
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马胜利与前妻荷荻已离婚24年,他们的故事,也是这样友好旷达,是很多狼狈不堪婚姻的一堂教育课。
 
中国式离婚,常常是一地鸡毛。马胜利与前妻荷荻的故事是个例外。
 
荷荻曾以《跤王马胜利前妻》为名写了一本书。有一天朋友车胜波见到马胜利说:“我见到大嫂了,写了一本关于你们的书,写得不错。 ”
 
车胜波的妻子接过来说:“一般人离婚都恨死对方了,没想到她对马胜利评价这么高。”
 
荷荻在书中写道:我和马胜利生活了二十多年,他的成功是因为心肠软,他失败的地方也是因为心肠软。他太重感情了。他是铮铮铁骨的男子汉,侠骨柔肠。
 
分手了依然是朋友,他们用行动对这句话做了最好的注解。每年过生日、家庭聚会甚至外出旅游,马胜利都会邀请前妻参加。前妻的生日,他也会出钱操办。黄海兰和荷荻早已经处成好朋友,还交流经验“收拾”马胜利。
 
“我们刚在一起时,他前妻肯定心里不舒服。他们是离婚多年后我们才认识的,我也很坦然,她说啥我都会忍让,不会跟她吵。后来我俩结婚了,她慢慢了解到我挺心善的,见面就打个招呼说个话。后来我们时常出去旅游,我说她要不嫌弃,出去可以把她一块儿带着去,我当大姐一样照顾。那阵儿生意做得特别好的时候,我就建议老公多给她一些生活费,毕竟他们曾经在一起那么多年,生了两个孩子,她现在也没做什么
事。”黄海兰说。
 
“我和前妻分手时,该给她的都已经给了,但是这么多年来我每个月还给前妻一万块钱生活费。她母亲的保姆费我也出。妻子从来都没有意见,甚至别墅门口迎客的是我前妻哥哥的女婿,曾经晚上值夜班的是我前妻叔叔的女婿。”马胜利说。
 
前岳母常常对家人说,马胜利是个好人,女儿离婚她不怨马胜利。
 
直到现在,马胜利依然感恩老太太在他经济困难时管他的一顿饭。每每说起此事,不由落下泪来。
 
“1976年,我一个五尺男儿,在北风呼啸的大雪天和前妻步行到岳父家门口,那时,公交车都坐不起。岳父一开门就说,我还以为你吃过饭才来,这会儿就来了。我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练摔跤的男儿,那一刻都想碰死,当时扭头就想走。老太太出来,说胜利别走,又问老伴,你凭啥说我女婿。一个女婿半个儿,三个女婿中我最喜欢马胜利。不要说吃我的饭,喝我的血都行。老太太给我做了一碗羊肉泡馍,我流着泪吃完了。这份情义真是刻骨铭心。 ”
 
那时候,马胜利在西安市新城区商业局下属单位当司机,因为好交朋友,每到月底常无隔夜之粮。经济上的困窘也为他日后经商埋下了伏笔。
 
彼此重情重义,让两个家庭紧密地黏合在一起。
 
“我们出去玩时我还和他前妻开玩笑,我说你老公我不要了我还给你,她说我不要,那是你老公。她性格挺开朗,说话也挺逗的。我们还时常打电话相约带孩子出去玩,她带着外孙,带着尧尧,女儿一直叫她大妈。”
 
这是黄海兰与荷荻的相处片段。
 
马胜利与前妻的女儿马忍比黄海兰大四岁,年龄相近,她们更像闺蜜,互相照顾,互相鼓励,在一起还会说说知心话。
 
在称呼上,她们也比较随意。平时,她们互相喊对方名字,重要的场合别人问起来,马忍就说黄海兰是她小妈。
 
有时候黄海兰和马胜利吵架了,到马忍那里“投诉” ,马忍就劝她让着点儿,说她爸爸就是那个脾气。“马忍还说,过去她出去玩,回来晚了她爸爸喊着要打她,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嘴上喊得凶,其实从来舍不得打她。 ” 说到这里黄海兰忍不住笑了起来。
 
 
(四)“革命”爱情,第一次拉了女孩的手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初恋的味道苦涩又甜蜜,马胜利也不外如是。
 
马胜利出生在西安小皮院。五六岁时,他家搬到西安东新街小农村巷,附近有一座清真西寺,寺里每天有不少习武人士踢腿、摔跤,马胜利也经常跑去玩。
 
耳濡目染中,他对武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一身武艺的爸爸却反对孩子习武,叮嘱他好好学习文化课。
 
为了学武,马胜利偷偷拜师,并时常帮师傅们扫地、担水。曹二喜就是马胜利的师傅之一。
 
在曹二喜住的回民大院里,有一个姑娘叫马金花。马胜利学摔跤时经常能见到她,却从不说话。马胜利爱武术,仅仅小学毕业。马金花爱学习,是当时少见的高中生。他们最多的联系是马金花一个好朋友的弟弟时常和马胜利练摔跤。
 
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血气方刚的马胜利也卷入到时代的大潮中。曾被称为“假女子”一说话就脸红的他时常在数万人甚至十余万人中慷慨演讲。
 
那时马胜利成立了工农兵团,马金花和她好朋友的弟弟一块来报名。马金花问要不要女的,马胜利说“革命”不分先后,男女都要。参加兵团后,马金花每天跟着马胜利,写写稿子,印个传单,有时也帮他缝衣服扣子,洗衣服。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他俩好了,但是他们谁都没有说破。
 
后来一起到北京去“造反” ,马胜利担任团长。在火车上,马胜利原本和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师傅睡对面,马金花做了半天工作,老师傅终于同意和她换了铺位。 夜深人静时,马胜利终于鼓起勇气,坐在马金花身边,说:“大家都说我革命性质不纯,说我跟你谈恋爱呢,我也不知道你爱我不爱我。” 马金花说:“马团长,你干革命怎么能谈个人问题。 ”
 
听到马金花的话,马胜利说他顿时感觉天昏地暗,气得躺在座位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又起来,马金花过来冷冰冰地说:“你不要理我,不要继续给我造成不良影响,你睡你的觉。 ”
 
到了北京,马胜利病了。随行的人都去 “ 造反 ” 了,留下马金花照顾他,给他买东西他也不吃。
 
马胜利初尝到失恋的滋味。
 
回西安前的最后一晚,马金花又来找他。
 
她说:“马团长,能不能跟我出来,我想解释一下。”
 
马胜利说:“没有什么解释的。 ”
 
马金花就说:“我要汇报工作,你没有权利拒绝我。”一起来的人都劝马胜利,他们就拿着招待所的一个长条椅,坐在路灯下谈。
 
马金花望着他,半晌,说:“胜利,你是个傻子吧。”“我咋是个傻子?”马胜利挺纳闷。
 
“你觉得我是个疯孩子还是个保守的孩子?在学校我是班上的班长,平时我从来不跟男孩子说话,你整天从我家门口过,
 
那一阵儿你都有名气了,我啥时候跟你说过话?中学生‘ 串联 ’我不去,我却主动找你加入你的革命队伍,我天天跟着你,给你买好吃的,你也没有给我花过钱,对不对?这一回因为要和你出来,我妈把我打了一顿,我还是偷偷跑了,你还问我爱你不爱你!”
 
“你的意思是你爱我。”看着马金花胳膊上的伤,马胜利问。
 
“还需要说吗?”马金花害羞地说。
 
“毛主席万岁!”马胜利激动地喊了起来,他们的手紧紧牵在了一起。那一年马胜利20岁 ,平生第一次牵一个女孩子的手。
 

(五)擦肩而过,他们被时代分开
 
一样是明月,一样是隔山灯火,满天的星,只有人不见,那梦似的挂起。
 
与马金花的感情,最终成为一份遗憾的爱,彷徨难觅。
 
从北京回来后,马金花每天来给马胜利补习功课。
 
因为工农兵团的副团长跳出来说马胜利游山玩水、谈恋爱,革命性不够,马金花的爸爸成分又不好,为了爱情,马胜利从工农兵团退了出来。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四个月,忽然有一天,马胜利左等右等,等不来马金花。他就跑到马金花家去找她。一看见马胜利,马金花关上了门,马胜利又不敢公开叫她,就故意在她家窗户底下叫别人的名字。
 
连连三天,马金花就是不搭理他。马胜利急得吃不下睡不着。三天后,马金花来了,拿了一沓厚厚的信,足有16张。看到马胜利,她落泪了,说:“怎么憔悴成这样? ”
 
马胜利说:“你突然不见人,找人叫你你也不出来,到底咋回事啊?”
 
马金花说: “你是真正的男子汉,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但是你不是我的白马王子,咱们不能结为夫妻,只能成为永远的好朋友,永远的革命战友。”
 
马胜利说:“你不要折磨我,总得有个原因吧。”
 
马金花说:“说了伤你自尊心,你长得太丑了。”
 
马胜利气得说:“我发誓不管找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不比你好看我永远不结婚。 ”
 
马胜利当时气得发誓,找不到比马金花漂亮的绝不结婚。
 
没想到马金花当时“嗵”一声就跪下了。她说:“主啊,我希望你能让我亲爱的大哥找一个比我漂亮一千倍、一万倍的嫂子。”接着马金花在地上磕头,那时的地面是砖地,她把头都磕破了。
 
因为失恋,马胜利大病了一场。从此他开始对自己的外貌自卑。当时,有不少文体宣传队,表演摔跤、唱歌、演奏等。
 
搞文艺的女孩子都很漂亮,吸引人,很多男孩就围着转。在宣传队里的马胜利向来不搭理那些女孩子,却引来不少追求者,其中就有他的前妻。
 
结婚后不到一年,他就被诬陷为 “现行反革命” 投入大牢。1972年等他从监狱出来时儿子已经两岁了。儿子四岁时,院子里邻居碰到他说: “嫂子真漂亮,比马金花漂亮多了。她现在挺惨的。 ”
 
马胜利非常不解,当初不是马金花不愿意吗?
 
邻居说:“你不知道,她家成分不好,你又参加运动。为了阻止你们在一起,她爸都快把她打死了。如果说她爸妈不愿意,怕你和她爸妈过不去,她只好说自己不愿意。她现在脑子有问题了,很多次看到游行队伍,她就赶紧从家搬凳子看。别人说不是你,她非说就是马胜利。听说她还写了很多日记怀念你。 ”
 
邻居的话像刀一样扎在马胜利心上。“那时我在和平路一道巷住,听到这件事一个月后,那天我准备去民生大楼,在巷子里碰到了马金花,她看见我我也看见了她。大中午,我们隔着三四十米都站着不动。她流泪我也流泪。足足有五六分钟,她先开口了,她说,说不让给你说还是说了,你现在过得多幸福,我很高兴。希望你能理解我。”
 
马胜利说:“原因我都知道了。”
 
“那你为啥不来找我呢?”“我是个男人,你说我长得太难看了,我哪好意思再来找你。我入狱你嫂子等了我两年零三个月,现在儿子也有了,咱俩是不可能了。”
 
马胜利又安慰了她一番,多年后,马金花才结婚了。1993年,有一天马胜利正谈一个项目,有人跑来给他说马金花脑溢血,在空军医院抢救,快不行了。马胜利赶紧跑到医院。马金花带着呼吸机,丈夫在身旁。马胜利泪流不止,痛苦的难以自抑。马金花的妈妈赶紧掩饰:“这是我干儿,他们从小一块儿长大,他对金花比我还上心。”
 
马胜利将身上所有的钱给了马金花的丈夫,马金花还是没有抢救过来。那时,她的孩子只有一岁多。
 
 
(六)侠骨柔肠,爱慈母也爱娇女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
 
这两句诗写的是古代人的家庭生活情态,这样的情感穿越千载,在今天依然与我们产生共鸣。奶奶、妈妈和女儿,是最能触动马胜利侠骨柔肠的女人们。
 
2017年2月15日,马胜利的妈妈吕玉兰去世。
 
每年生日,马胜利都要将父母接来和自己一起过。他生日中非常有趣的场景是,在马胜利的带领下,亲朋好友们高呼三声“万寿无疆”,祝福二老。70岁,是马胜利的第一个没有妈妈陪伴的生日。
 
提到此事时,马胜利眼圈红了很久,忍不住落下泪来。
 
良久,他说:“你一句话刺疼了我,70岁就是没有了妈妈的生日。妈妈是我心中的慈母,是我学习的榜样,我妈妈做任何事情都很理智,她家原来是清王朝官宦的家庭,知礼仪,重家风,我从小受妈妈的影响很大。”
 
马胜利印象最深的是,少年时冬天特别冷,他和人说话时不摘口罩,和人握手时不脱手套,妈妈就说他,口罩摘了说完话再戴,握手时别人脱手套,自己也要脱手套,这是基本的礼仪。
 
妈妈非常爱清洁,小孩子闹起来往往坐在地上哭,但是马胜利小时候从来不敢坐在地上。 “ 那时我家条件也不好,布门帘补的补丁都数不清,但妈妈总是把门帘洗得干干净净。”
 
妈妈这一生没有打过马胜利,言传身教,润物细无声。有时候在生气了,就默默流泪。看到妈妈哭了,马胜利也总是难过得哭起来。
 
在马胜利心中,妈妈是最美丽、最和善的女人。家里的大小事情,往往也都靠妈妈用智慧去化解。
 
2016年夏,在陕西举办的全省房地产去库存公益主题论坛(西安站)结束后,全国道德模范陈若星说:“马总非常绅士,他比我年龄大,合影时怕我摔倒,还轻轻扶了一下我。”
 
这样的修养其来有自。
 
奶奶活到了95岁,她一生坚毅有担当,“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占领了清真寺,奶奶带着人将清真寺夺了回来,是大家心中的女英雄。
 
说到奶奶,马胜利说,妈妈给了他生命,奶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在他入狱期间,奶奶坚持认为他是清白的,不断告状。
 
奶奶后来找到了当时的省政法委书记。说:“你们之前已经承认是冤案,为什么不放人?现在马胜利的爷爷快不行了。他的儿子又那么小,我孙媳妇一个人带着。他都快家破人亡了。如果你们再不放人,我就背黄状(黄布上的状子),有车不坐车,有店不住店,一路乞讨到北京去告状,我要在天安门前跪三天三夜。如果没人管,我就自焚。”
 
前任省政法委书记说她这是反革命行为。奶奶说她死不足惜,只要马家的长子长孙能平安回家。就这样,马胜利被平反放了出来。
 
奶奶的慈爱为马胜利打开了一个宏阔的世界。1947年7月20日马胜利出生时,暴雨倾盆,电闪雷鸣。疼爱他的奶奶后来常说,她看见一个火球进了儿媳妇的房间,随后马胜利就出生了。奶奶说,马胜利是真主派下来的神。
 
当然这样的话是一个老人用她对生活朴素的理解表达的对孙子最美好的希望。
 
因为奶奶,少年时的马胜利觉得自己不是一般人。十几岁时,奶奶家养了几只凶猛的公鸡,不少孩子被公鸡啄得到处乱跑。马胜利说:“ 它们不敢啄我。 ” 打开门,七八只鸡扑了上来,准备啄他。他往前走一步,鸡群退一步。他再走,公鸡一下子四散跑开了。
 
奶奶的话在马胜利心中生根发芽,生长出对国家、对民族的责任与担当。70岁的他有一个大目标,创造100亿的财富,让中国跤进奥运会、创办囊括从小学到大学的民族寄宿学校。
 
马胜利59岁时,小女儿尧尧出生。老年得子,他特别宠爱这个孩子。马胜利曾说,他是家里的三把手。家中的第一名是尧尧,第二是太太黄海兰,然后才是他。
 
尧尧是马胜利第三个孩子。大儿子马沛出生时,他还在监狱受屈。有大女儿马忍时,他在省体委工作,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尧尧出生时,他就在身边守着,他还自学了婴儿操,上午、下午、晚上,每天三次给尧尧活动胳膊腿。
 
尧尧也特别黏爸爸。暑假参加夏令营走了几天,回来一见爸爸就搂着亲,在爸爸怀里撒娇。过年时尧尧收了九万元红包,她从小有经济头脑,自己的小金库从不乱花。
 
父亲节时,马胜利和尧尧开玩笑说:“你不懂事,父亲节也不知道给爸爸买个礼物。 ”
 
尧尧马上说:“我不知道父亲节,这样吧,我就把存的压岁钱送你了。”
 
《人间四月天》是林徽因写给刚出生儿子的诗。诗中写道: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有女如此,马胜利的心情也是如此欣喜吧。
 
 

马胜利先生简历
陕西马氏集团董事长
陕西省中国式摔跤队总教练
陕西省男女柔道队总教练
“绿地杯”秦商十大领军人物
陕西省政协八届、九届政协委员
全球华商总会副主席
世界弘扬关公文化协会副主席
陕西省摔跤柔道协会副主席
陕西省武术协会高级顾问
陕西省红拳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
陕西省广东商会高级顾问
陕西省河南商会高级顾问
陕陕西房产》永远名誉社长
中国科教网总顾问
 
 

《陕西房产》》对话马胜利
时尚先生70岁做美容
 
《陕西房产》:在很多人眼中,你是陕西武术界的 “ 时尚先生 ” 。今年你又割了眼袋,平时还画着眉毛,为什么在70岁反而更爱美了,是受太太的影响吗?
 
马胜利:一是我找了一个比我小34岁的太太,不能跟她反差太大;二是为了企业的发展。过去人说,人到七十古来稀,谁愿意跟已经到了垂暮之年的人合作?再加上我心态很年轻,并没有将自己当一个老人看。我还有一个想法,如果企业稍微能放开手,我想认真锻炼一年,参加一次全国中国式摔跤比赛,拿个好成绩。
 
有时应酬,和朋友去酒吧,那种很吵闹的重金属音乐我觉得也不错,两个小时都能坐下来。
 
《陕西房产》:你喜欢重金属音乐?
 
马胜利:对,还有邓丽君和刘欢的歌,甜美和高亢的歌我都喜欢。
 
《陕西房产》:你从小就喜欢歌曲吗?
 
马胜利:年轻时不太爱音乐。我小学上学的时候每门功课都是100分,只有唱歌是60分。小时候我家开了一个做肥皂的工作,还有一个甜食店,我误把火碱当梨汁喝了,嗓子后来就变哑了。我自尊心比较强,从那以后就不太愿意唱歌了。
马胜利此前曾入选《陕西房产》封面人物
 
《陕西房产》: 在传统的认知上,大家会觉得70岁已经步入老年的阶段。你有没有注意过一个人,叫王德顺,他79岁时在T台上走秀一夜爆红。
 
马胜利:对,他是白胡子,秀肌肉。
  
《陕西房产》:他70多岁还在健身,你70岁还在二次创业,我们应该怎么理解这个时代的老年人的生活?
 
马胜利:今年春天,我带太太、小女儿和亲戚朋友到国外去过几次。我主动提出,不要把我看成老人,我要给所有人当保镖。
 
《陕西房产》:出去走那么累,很多年轻人都受不了,你累不累?
 
马胜利:不累。有人说马总我真佩服你,我不到50岁,你70岁的人了,你看你精神这么好。他说他跟着那几个“购物狂 ”女士买东西,累得受不了,我帮着提东西还和没事人一样。
 
同行的女士比较多,大家发现偷人抢人的现象,非常担心。我说没事,我带了拐棍,他们来十个八个都不在话下。
 
前几天我刚做完全面检查,血压、血糖都很正常,啥病都没有。我是乐观派,骨子里有一种使命感。
 
《陕西房产》:这种使命感是什么?
 
马胜利:我是中国人,是炎黄子孙,我要给中华民族做点贡献,所以我要为留守儿童,为服刑人员、下岗职工、残疾人员的子女以及众多穆斯林办一个学校。还有将中国的中国式摔跤推进奥运会。我尽管不吃早点,不午睡,不吃补药,最爱吃清水面、西红柿鸡蛋面,每天抽三包烟,然而因为有梦,我身体、精力一直都非常好。
 
我们家开家庭会,妹妹马美玲、二弟马德利、三弟马全利,都说:“ 你这个年龄就不要干了,你的孩子我们养活,每个月给你几万生活费,行不行? ”
 
我说我要完成百亿目标,他们说这种话说给别人听就行了,怎么在他们面前还说这些。我说这是我的信念,必须挣100个亿,为国家和民族的发展而努力。
 
 
《陕西房产》:能说说你的日常生活吗?
 
马胜利: 刚搬到这儿的时候,我从饭庄(黄海兰负责的西汉鱼府)调来个厨师。那天早上我9点下楼,谈事的人已经等了我15分钟。谈到11点,厨师要给我做饭,我邀请他们一起吃,
 
他们说吃过饭来的,我们就继续谈到两点。等他们走了,厨师赶快给我做饭,还没有过两分钟又来人了,又谈,谈到下午5点第二拨人走了。又要做饭,结果来了第三拨人,他们不吃饭,我们谈到了晚上8点,厨师认为终于可以做饭了,没想到来了第四拨人,谈到晚上10点,我才吃上这一天的第一顿饭。
 
厨师说他这才知道当老板的辛苦了。他说我这一天光喝茶抽烟,还一个劲儿说话,咋还这么有精神呢?
 
有时候不太忙时,太太去打高尔夫球,女儿不在,我一个人在家也有苦恼的时候,人生最大的困苦莫过于孤独,我也需要家人关心。去年夏天,太太带着尧尧到三亚去玩,我独自在家里,还有三位保姆。我深夜写了一首诗:数千平方住一人,富丽堂皇寂寞人。一代跤王夜读书,长夜难眠急死人。我转念一想又劝自己,成大事者要能耐得住寂寞、受得了孤独。
 
《陕西房产》:在很多人看来,年轻的妻子应该照顾你更多一些,结果你还帮她整理化妆品。你们在生活中会因为这些产生摩擦吗?
 
马胜利:爱一个人,不能只爱她的优点,还要容忍她的缺点。夫妻之间相处,第一是信任,第二是理解。我经常说,除了大女儿外,我有两个小孩儿,一个是我太太,一个是尧尧。两个我都管不住,过去太太和朋友喝酒,本来想发脾气,但她喝醉了还得照顾她,出去旅游一上车不是睡觉就是打闹;女儿犯了错误,说轻了她不理,说重了她一哭我心里和刀扎一样。
 
《陕西房产》:你都是用宠爱的方式和她们相处吗?
 
马胜利:我也会生气,但不能当真。过去我是陕西队总教练,是一名老师,对队员发脾气时我拍桌子打板凳,实际上是“做秀” ,吓唬那些孩子,希望他们好好成才。太太总是小嘛,和她相处还是要讲究方式方法。
 
《陕西房产》:太太是不是很享受被宠爱的感觉?
 
马胜利:每个女人都是一样的。爱一个人是一种幸福,被一个人爱更是幸福。登庐山时我曾为太太写诗:一山锁在云雾中,雾中观景看不清。四百拐弯头转懵,林有小道叹息声。这也是一种爱她的方式吧。
 
 
《陕西房产》:你是一直将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料理得很好,还是和太太一起变成这样?
 
马胜利:很多习惯我也是慢慢养成的。小时候大人做饭我去帮忙,我妈就说男子汉大丈夫围着锅台干啥,看书写字去,或者出去玩去。所以到现在我都不会做饭,印象中只做过两次:一次是擀面条,将一斤面擀成了十斤面,擀太硬了加点水,软了又加面,面硬了又加水,最后在学生李志刚的帮助下做成了一个大锅盔。和前妻在一起生活时,她在北大街延安路商场工作,有一天她工作回来得晚,提前在锅里放好了水,盛一些米。叮嘱我做饭时把蜂窝煤炉打开,熬锅稀饭,她回来炒了菜就可以吃了。等她回来一看稀饭说咋这么脏呢?米淘了没有?我说米还要淘呢? 夫妻在一起能人是“ 懒人”的“奴隶”。和前妻在一起,我不会做饭都是她做。现在太太不会整理东西我就得整理。我家卫生间,太太把毛巾、面膜往那儿一扔就走了。她起来得晚,保姆把卫生都打扫完了,我就给她收拾,毛巾什么的都放得整整齐齐。
 
《陕西房产》:太太应该很依赖你吧?
 
马胜利:她睡觉时有一个毛病,要拉着我的手,否则好像没有安全感。她对我很依赖,离不开。
 
《陕西房产》:很多夫妻年龄差距小,容忍度就会差一些,遇到这种生活习惯的差异难免吵架,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
 
马胜利:两个刺猬冬天想抱团取暖,必须忍着剧痛把彼此的一身刺拔掉。两个圆球粘在一块儿粘不牢,必须各自削去一边。还是那句话,爱一个人就要容忍她的缺点。当然夫妻之间谁对就按谁的做,不良习惯一定要改。
 
《陕西房产》:你们年龄相差34岁,当初彼此的家人反对过吗?
 
马胜利:太太是怀上尧尧后我们准备结婚的。我们家当时都不同意。我妈在家是绝对的权威。她担心我们年龄相差太大,过不到头。我弟弟妹妹儿子女儿也都反对我们把孩子生下来。我说现在孩子已经三个月了,你们让我亲自下命令把我的孩子杀掉,我做不到。一旦这个孩子出生了,会给你们带来什么耻辱?给马家能带来什么耻辱?
 
我弟弟说,哥,我们是向着你的啊。最后我儿子和黄海兰谈了一番话,说给她一套房,再给一大笔钱,只要不生孩子,随时走,马家还要再送重礼。如果愿意陪着我,一不能结婚,二不能有孩子。这些财物还给她。太太说孩子是她的终身依靠,她必须生下孩子,她马上就可以和我分手,不要马家一分钱。
 
一席话把我儿子感动了,我妈也感动了,就答应了我们的婚事。
 
给女儿起名尧尧,一个意思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容易,摇摇欲坠,二是希望她能学习圣贤,将来成为有思想和智慧的女人。
 
《陕西房产》:你提倡终身学习,现在经常读书吗?
 
马胜利:六月底,我和太太去了瑞士,那里有百年的冰雪山冻和千年不化的冰雪。我带了很多衣服,还带了四本书。
 
《陕西房产》:哪种类型的书?
 
马胜利:名人传记、历史书籍。我主要学习怎么谈判,怎么管理企业,从中学习别人成功的方法。
 
《陕西房产》:对你影响比较大的名人有哪些?
 
马胜利:像李嘉诚、王健林、马云还有褚时健,他们的人生故事对我来说都是激励和鞭策。
 
《陕西房产》:对于女儿和孙子他们的学习,你有什么安排?
 
马胜利:我希望他们都能到国外去深造。我大孙子去年考到浙江上大学,学的是金融。我说不准谈恋爱,也不准抽烟喝酒。等毕业了我让他到有名的大企业去工作学习,再回到马氏集团从最底层做起。我希望他也能为百亿梦做贡献。我没有养儿防老的意识。当自己有足够的经济基础的时候,养孩子都是给社会做贡献的。
 
对话黄海兰
父母给了我生命,最感激的人是老公
 
 
 
《陕西房产》:马总70岁生日,还要给你们补办婚礼,说是为了弥补你多年的遗憾。
 
黄海兰:很多次参加别人的婚礼,看着新娘子穿婚纱,觉得可漂亮了,自己没有穿过婚纱确实有些遗憾。过去曾想和家人朋友找一个国外的小岛,小规模办一下婚礼,一直没有成行。他这个提议,我挺感激的,最起码他对我好,有这个心。 
 
《陕西房产》: 对于这一天你期待了很久吧。
 
黄海兰:其实只要两个人幸福,有没有这个形式都是无所谓的。那些都是给别人看的,幸福是自己感受的。只要他对我好我就满足了,父母给了我生命,我最感激的人却是老公。有了他我这样一个山里女孩才有机会见这么多名人,到这么多国家。没有和他在一起,也就没有我的今天。从18岁开始我就一直和他在一起,做人处事也都是跟着他学。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一直陪着他。陪到老,直到最后的那一天。
 
《陕西房产》:包括孩子在内,你最爱的人还是他?
 
黄海兰:以前没有孩子的时候,心目中只有一个人就是他。但是等当了妈妈,我的心思在孩子身上会多一些。每天不管回来多晚我都要先看一下孩子,周末陪陪孩子下来再陪他,老公有时还吃醋呢。
 
《陕西房产》:有一种感觉,就是你其实是在你老公身边长大的。
 
黄海兰:和他在一起我感觉自己特别小,一直在他身边慢慢成长。他有时和我生气,我就跟他说,你看你女儿都比我大,你跟你女儿吵架也是这样的吗?他对我真的像女儿一样呵护。
 
《陕西房产》:你对他有没有小姑娘崇拜英雄的情结?
 
黄海兰:没有。谁有钱,谁是多大的官,或者谁是英雄,我从不放在心上。人一辈子行善比什么都好。我看重我老公的是他的人品。他很善良,对前妻都那么好,离婚了还给她钱照顾她,那我跟着他他肯定会对我更好的。他就是我的依靠,金钱多少反而无所谓。
 
《陕西房产》:你们相差34岁,你当时还那么小,心里有障碍吗?
 
黄海兰:那会儿小没想这么多,跟他在一起就是觉得他对我好。我出身农村,家里很穷,出来打工认识他以后他对我很好。开始还有一种报恩的心理,感恩他对我好,后来在一块儿待的时间长了,有了孩子,成了家,这么多年就这样过下来了。我们时间越久感情越深,像他这样一心一意的男人真的挺难得的。他到哪儿都会带上我,都是以我为主,我很满足。
 
《陕西房产》:一些世俗的看法是,女孩子找一个比自己年龄大很多的人往往是为了在经济上过得好一些。
 
黄海兰:我们一开始的时候,每个月他并没有给我多少钱,有零花钱用,有新衣服穿就可以了。和我老公在一起,我希望我俩可以一块儿去奋斗,将来我想买什么、想穿什么,都能靠自己的本事获取。所以我也在慢慢学着做事情,一点点在努力,以后挣回来的钱还要给我老公买东西。
 
《陕西房产》:马总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黄海兰:人特别好,心善,对朋友好,对我父母好,对我也特别好,我不管做错什么事情,虽然也会吵,吵完以后他都会原谅我。不管我是无理取闹还是犯其他错误他都特别爱我,都会让着我。
 
《陕西房产》:出去旅游他还给你当保镖?
 
黄海兰:他特别有责任感,一起出去的女性他都会保护。他看就是练家子。有些坏人看见他那个劲儿也就害怕了,和他在起很有安全感。
 
《陕西房产》:生活中难免有摩擦,你会怎么处理?
 
黄海兰:以前我还会和他犟,现在我们互相都了解了,他说什么我就不吭气,过一会儿就好了。他是我的老公我要尊重他,他年龄大我更要尊重他。
 
《陕西房产》:你很享受他对你的照顾吧?
 
黄海兰:挺享受的,找个年龄大的老公挺好的,心里很踏实,不管别人怎么样,我老公永远都忠诚于家庭。他觉得我是最美的、最好的。马胜利在我心中是最伟大的男人,他是真主赐予我最珍贵的礼物,我会用生命去珍重和爱慕!
 
特别鸣谢《陕西房产》马胜利先生70岁生日特刊联合出品人:
张国政   《陕西房产》创始人
周发猛     中国著名歌唱家、声乐教育家
贺忠慧     陕西荣亿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董事长
谢红波     西安新磐基置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杨俊岑     陕西宏泰税务师事务所所长
康永民     陕西若定律师事务所主任
魏    毅     陕西子尧金融外包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
汪义坤     天目集团董事长
廖长江     陕西中奥远华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席威斌     陕西秦岭世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
张宏侠     陕西汉水文化控股集团董事长
刘维宁     四医大西京医院体检中心医生
李治国     陕西泽良府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艳霞     西部法治网总编辑
李伟伟     中国科教网创始人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 新浪微博| 全国地市频道加盟热线:15529092222

Copyright © 2017 www.kjw.cc 科教网(中国)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3001333号-2

科教网 - 中国科教产业第一门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