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教网| 中国科教第一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正文

李军:家乡杜康古镇上的杜翁老酒

人物
来源: 标签: 2018-05-07 15:50:27
说好了的,不在去想那些曾经让人心酸的往事了。也不再说家乡杜康古镇上那些故事的。可是生命的故事就是这样,有时候就是往一块赶,有时候还真的不在乎你愿不愿意。没有通知我,早晨还没有醒来,就被床头柜上蹦蹦跳跳的手机给叫醒了。一接电话才知道几位省城的朋友来了。
说好了的,不在去想那些曾经让人心酸的往事了。也不再说家乡杜康古镇上那些故事的。可是生命的故事就是这样,有时候就是往一块赶,有时候还真的不在乎你愿不愿意。没有通知我,早晨还没有醒来,就被床头柜上蹦蹦跳跳的手机给叫醒了。一接电话才知道几位省城的朋友来了。打电话的时候都已经到了南大门。我也顾不得问他们犯的是哪门子病,这么早就来了。反正朋友来了,我也知道一定是冲着我来的。赶紧起床,赶紧洗漱,赶紧出门。就这样见到他们的时候,其中爱咋呼的老马就已经不高兴了,牢骚满腹的说,让他们整整等了四分三十秒,是不是不欢迎他们。我赶忙赔不是,其实我心里也不高兴,这伙人动不动就搞突然袭击,动不动就给我来一个意想不到。
 
 
多亏最近我血糖不稳定,牙疼的受不住。大多的时间都是独自一人孤独着。要不然他们这样突然而来,多半都是见不上我的。当然其中的老张算是诸葛先生了,他经常说自己会神机妙算,看来有他在,大多的时候他们还是可以逞心如意的。寒暄了几句,他们说今天来没有别的事情,就是好久都不见我了,大家想我,所以一大早就来了。八点刚过他们就到县上了,那从省城得多早起来呢。老赵说也不早,五点起床的。当时天都大亮了。再说了,除了到了我们县还有点说不上来是几级等级的公路,其他的都是高等级公路,一百多公里的路程,不费事的。
 
我知道他们对来我们县的那点公路不大满意。我赶忙解释说,快了,据说明年就可以通高速了。老张不愧是诸葛先生,到底还是记性好。我这样解释,他却笑呵呵的说,这种论调大概光是从我的嘴里已经说来好几年了吧。其实不说也好,真的通了不说大家也会知道是通高速了。不通解释又有什么用呢。我开始还想反击的,可话到了嘴边硬是咽回去了。其实我知道,自己反驳肯定是会失败的。毕竟我的这几位朋友都不是江湖上浪得虚名的花花公子,胡搅蛮缠肯定是过不了关的。我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标准的无奈动作。这时候老马这位最喜欢品食美味的美食家说话了。他说来没有别的任务,但是不等于不吃饭呀。我一看时间才九点不到,我说那就吃点简单的,中午一起好好的聚聚。老张说话了,在车上他们都吃了早点了,看有什么地方可以看看,要看那种多少带点文化的地方。别总说落后就是文化。别总说原始就是精华。
 
 
我实在是想不到家乡还有什么可以带他们去看的。仓颉庙他们去过不止一回了。如果我再带他们去,他们不烦我都会烦的。我想了想就说,杜康镇上有一家杜翁酒厂,所有的生产都是透明的,要不去那里看看,对于了解酒文化说不定还能有点启迪呢。这是老张的强项。一听说杜康镇上的杜翁老酒,就挥起手来说,不对吧,他印象里杜康镇上不是有杜康酒吗?为什么到今天变成杜翁了呢?是光阴流逝杜康老了,还是光阴倒流杜康有了别的什么故事不成。我说前边我写过文字的,说过一点感受的。不过今天不再想去曾经发生的事情了,就像说说现在。老马好像不认同我这样的话,说别扯了,酒这东西要是没有文化,那不就是白开水兑上酒精吗?还有什么意义。到杜康古镇去看杜翁酒厂,这不是戏弄人又是干什么呢。难道杜康酒厂就不能去看看?
 
我想解释,还是话到嘴边就咽下去了。这时候我不想做什么解释,因为我知道,说多了又会让自己的心里不舒服。今天几位相交相知几十年的朋友前来,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说昔日的故事难免会伤感的。于是我就开玩笑说,杜康这几年坚持上天,都到宇宙空间云游了好几次了。杜翁酒厂是几位昔日的老杜康人建设的。我去过两次,不知道为什么,在那里我似乎感受到了杜康留给黄土地上的那种憨厚的生命之韵。我能从浓郁的酒香中体会到家乡的一种酒的情怀。今天大家来了,我想也让大家去感受一回,不要动不动就说我们的高速公路,动不动就说我们的城市建设。小县城就是小县城,穷乡僻壤就是穷乡僻壤,不要总拿省城来比对。好像我们这里啥都不如意。
 
 
到底老张是最有文化底蕴的了。我这么一解释,他就说那就去看看吧。不管是杜康还是杜翁,我们要看的是他们到底和黄土地是什么关系。看看黄土地上的故事到底是怎么流传的。就这样我们去了。距离县城很近的。要不是在街道上被堵车,十几分钟是完全可以抵达的。好在县城很小,堵车也没有用多少时间。来到杜康古镇,我们就把车子停泊在马路边上,杜翁酒厂很小,比起对面的杜康酒厂来说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只是如今的江湖显得风平浪静,不管是杜康酒厂,还是都杜康古镇,给人的感觉都是显得有些散淡和凄凉。特别是在刚刚入夏的季节里,更是给人一种不愿联想的心情滋味。
 
 
老赵很久都没有说话了,他因为兼职司机,所以很专心的。等到了酒厂,大说了第一句话。站在不大的院子中央原地转了一圈问我,这里是不是我说的一伙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把杜康变成了杜翁。老赵从来都是这样,别看他平日言语不多,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往往是要命的。我赶紧解释说,当时是喝了点酒,好多年不敢喝酒了,那天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心血来潮,就多喝了几杯,结果大脑就出现幻觉了。人家说的是一辈子,一群人,只做一件事,那就是把杜翁酒酿造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啦,写着写着,最后竟然写成了把杜康酒酿成了杜翁酒。老张一听哈哈大笑说,不要解释了,如今的世界其实很多事情是根本不用解释的。写成什么无所谓的。今天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看看,体会一下杜翁的黄土地和杜康情怀。
 
我们去的也真是时候,正好杜翁酒厂的董事长在。当时他就在院子里和工人们不知道在交流着什么。看见我就主动打招呼。我说明了来意,他就带着我们开始参观。对于酿酒的程序我还算是熟悉的。因为当年为了家乡的杜康能够香飘万里,我经常去杜康酒厂。可后来因为大家共知的原因,我就不去了。一晃很多年过去了。别看我经常路过杜康古镇,可是再也没有看到过杜康酒厂门口的那种车水马龙的景象了。
 
 
董事长把我们带到酿造车间,正赶上出酒的时候,他非要让我尝尝刚出锅的美酒。我说自己多年都不喝酒了。结果在一旁的老赵又说了第二句话。说酒乡的子民不喝酒谁会相信呢?再说了,开酒厂体会黄土地的味道,不喝点酒大脑怎么可以激发细胞去做思考呢。我看看老赵,他竟然也不笑,似乎就是很严肃的在说。其实我知道的,他就是这样。大概是因为今天他的身份特殊,一会儿还要驾车送我们回县城,是不能沾酒的。所以多少心里就有些不平衡。像老马老张就不这样了,他们站在边上,也顾不得调侃什么,都陶醉的开始品起了杜翁热酒。
 
刚出锅的热酒据说有酒精度有七十呢。可我喝起来怎么感觉并不剧烈。深情难却,我就喝了一大口,他们说,这样的美酒只有大口去喝才能喝出香味来的。我一大口下肚,还真的就有别样的感觉。董事长很自豪的给我们介绍说,现在的杜翁酒做了一些改进,尽管这里很多人都是在对门酒厂做了几十年酿酒的人了,当年他外甥就是对门酒厂的厂长。他说这个我是知道的。不过我没有阻止,因为我的几位朋友他们不知道。他们品完了热酒,最有发言权的老马伸出大拇指说,这酒还真的就是不错。浓烈竟然可以隐藏在一种无形之中,正好就是黄土地的性格,黄土大原上的一种独有的风采。
 
 
老马难得表扬人。听他这么说我反倒有些不适应了。到底老张善解人意,他听了董事长的介绍,走到我跟前说,酒是有灵性的。酿酒人的热情和情怀最终都是会溶入酒中,会成为酒文化的精髓的。懂事长带着我们在厂里走了一圈。客观的说,这里的场地很小,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来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不是酒的魅力,而是这里所展现的和酒息息相关的生命激情的魅力。董事长告诉我说,酿酒其实和孕育生命大抵是一个道理。讲究的是真实,讲究的是纯真无暇。
 
是的。在杜翁酒厂我们走了一圈,还没有离开,我就觉得在这里我强烈的感受到了什么是杜康文化,什么是杜康文化的生命精髓。现在的杜翁酒秉承的是古老酿酒的信念,他们生产出来的每一滴美酒都是纯粮佳酿。因为在这里我们看到的就和浑厚质朴的黄土地一样,什么都是无私的,什么都是透明的。我知道,把美酒当成生命来养育的一群人,最后留下的肯定是会诠释黄土地上的生命之源的。
 
 
回县城的路上,我说还有一个去处刚开张,要不也去看看。老张挥挥手说不去了。看看这么厚重的酒文化,还有什么在值得留恋呢。喜欢美食的老马接上了话头说,赶紧吃饭喝酒吧。正好,我们走的时候盛情的杜翁酒业的董事长送我们了几坛酒。我想朋友们既然来看我,我还有什么可吝啬的呢。既然大家觉得黄土地上的杜翁能够续写家乡杜康酒文化的经典,我们怎么能不一醉方休呢。
 
这时候老赵说了第三句话。他先是笑了,笑的竟然很有天真,好久都没有看到过老赵的笑脸,所以这一回倒让我觉得格外的心里很滋润。老赵说,他现在明白了我为什么会说一群人,一辈子,只干一件事,把杜康做成了杜翁。我问为什么?他说杜翁有黄土地的神韵,杜翁有黄土地上生命的厚重……
 
这时老张大概觉得老赵把他要说的话给说了,就打断了老赵的话,大声说,做司机就好好开车,最后一句他来总结,那就是黄土地上的杜翁其实续写的就是古老家乡杜康最神奇的传说……
 
 
我没有吱声,心里不再想别的,此时此刻我只是在想让朋友吃点家乡的什么,才能让他们喝着杜翁酒,心情舒展的返回古都长安……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 新浪微博| 全国地市频道加盟热线:15529092222

Copyright © 2017 www.kjw.cc 科教网(中国)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3001333号-2

科教网 - 中国科教产业第一门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