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教网| 中国科教第一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正文

老兵张代元撰文《怀念我的小爷》追忆汉阴双河口古镇抗美援朝老英雄张翅

人物
来源: 标签:老兵汉英张代元双河口古镇怀念我的小爷 2018-05-26 02:47:57
小爷,原名张伟谟,参加解放军后改名张翅,1929年8月15日出生于现陕西省汉阴县双河口镇班竹园村一组,一个佃户之家,因地处茶马古道汉阴县与宁陕县交界地,其父辈借助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优势,在务农的同时,设立了为过往客商准备住宿的“旅社”(落脚点)
 小爷,原名张伟谟,参加解放军后改名张翅,1929年8月15日出生于现陕西省汉阴县双河口镇班竹园村一组,一个佃户之家,因地处茶马古道汉阴县与宁陕县交界地,其父辈借助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优势,在务农的同时,设立了为过往客商准备住宿的“旅社”(落脚点),勉强维持近40口之家的生计。


耕读传家。依稀记得在老家“旅社”门脸上,有“耕读传家”四个大字,也不知在穷乡僻壤的门楼上拓印了多少岁月,它见证了张家的苦难与辉煌。小爷成长在即使年年面临食不果腹、常常面对土匪骚扰的境况,且依然不放弃对子孙教育培养的厚重之家,家里节衣缩食办起了自己的“私塾”(族里勉强识字的自当先生),我的奶奶(童养媳)都能识文断字,可以想象当时的家里对儿孙文化教育的重视程度。

1948年夏,小爷在国立安康中学即将高中毕业。国民党的抓壮丁政策,已经从三丁抽一,五丁抽二,到了见了男青年就抓的疯狂地步,他在安康被补充为壮丁,他说在国民党军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但受尽了国民党军官和老兵动则体罚打骂新兵的肉体折磨,也看见了活埋、打死逃跑新兵的血腥场景,瘦弱胆小的他一直没有敢逃跑,始终战战兢兢的忍受这份苦楚。

懵懂着对党的初心。1948年秋,小爷在江西被解放军俘虏,因国民党宣传共产党对俘虏调查的很细很认真,然后杀全家人,他因此充满了恐惧、害怕,为保全家人,他改名张翅。在连长问道同时被俘的有多少识字的时候,仅仅他一人举手,连长如获至宝,笑着说给:“你一个周的时间,给一同被俘的同志写一封家书报平安”。小爷三天就完成了任务,连长立即向团长汇报自己得来“一书生”,一个月后被调至军部成为文化教员,主讲代数、几何等科目,并随部参加了西南大剿匪和土改运动。两年在解放军的时光里,他受到了和煦春风般的同志情谊,看见了身边一个又一个的共产党员,为了新中国、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倒下了,但同时,他也渐渐地看见了新中国在襁褓中的诞生。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他内心也不断地涌动着一生追随共产党的“暖流”。


烽火十载,信仰的力量。1950年11月,已是16军无线电排发报员的小爷,参加了举世瞩目的抗美援朝战争,因为文化素质高、业务知识精,他一直负责重要的无线电发报收报,在朝鲜的8年他破译了一个又一个敌人的机密电码,同时又保障了16军收发电报的安全,为朝鲜战争早日取得胜利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直到1958年板门店停战协议签订后,才最后一批撤回国。在异国他乡的八年时间,烽火家书已无从谈起,唯一的也是仅有的理想就是把美帝国主义早日从家门口赶走。战事吃紧的时候,他曾经几天几夜不得休息,必须紧张的戴着耳机随时接听或者发报,等战火停下来脑壳像要炸开那样的巨疼,痛的无法休息、无法入眠,“战争的后遗症”导致他在后来的几十年一直忍受着头疼失眠的折磨;隆隆炮火下的朝鲜四处已是一片片焦土,别说粮食就是野菜都是稀罕物,尤其是冬天漫天大雪,在国内供给不足或者因敌人阻隔中断的情况下,吃树根、喝雪块成为常态,严重的营养不良差点导致他眼睛失明,还是朝鲜老乡用草药治好得;我记得小时候,给他柿子吃小爷从来不要,后来我从大人口中才知道,1952年冬天,第二次正面战争打的异常激烈,放眼望去大地上千疮百孔,四处一片狼藉,战争已经持续了5天5夜,志愿军极度的疲乏,嘴唇干渴撕裂、眼窝下陷,死伤无计其数,好不容易美国鬼子撤退了,战士们在这间隙迎来喘气的时机,也不知道是后勤补给还是战士们自己弄到了一小筐冻柿子,向战壕处飞奔而来,刹那间一枚流弹集中了他们,无线电排三个战友牺牲了;1953年在异国他乡,他向党组织庄重的申请加入了5年来梦寐以求的中国共产党,去实现他对党和人民最真挚的承诺,八年立功多次,被提拔为副排长,回国时获得金日成奖章。


清正、干净的一生。1964年国家处于极度的粮食缺口时期,此时小奶奶怀着身孕,可是常常吃着野菜,连坐月子时候还是靠着借的4斤米勉强对付,当时他就管着全双河公社的救济粮;1965年老祖母病危,听说就是想喝一口红糖水,当时糖非常非常紧缺,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家里想让他去供销社买半斤,他且说,“我的职权是党和国家赋予的,不是用来谋私得”。老祖母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后来我问过他,他说是真的,我们都沉默了;80年代,两个姑姑和小叔也跟随小爷来到了原铁佛寺区公所生活,在区公所的院子里,每周有一次放电影的时间,不过必须要买票才能看,除了考试成绩好或者是节假日,小爷给姑姑叔叔们买一次票外,每到院子里晚上要放电影的时候,小爷早早的就把他们赶出家门,让他们电影结束后才回家;70年代他在原石条街乡担任领导职务,他的侄女(我的大姑)也嫁在这个乡,且婆婆是他的亲堂姐,有一年他们家养了两头肥猪。那个年代必须上缴毛猪给国家,我的大姑泪流满面的曾给小爷下跪说自己想留下一头猪,可是小爷要求他们必须全部无条件上缴国家,自此后我的姑爷、姑夫都把一句:“共产党的干部都不食人间烟火”常常挂在嘴边;1993年夏,我上小学四年级,在原铁佛区参加全区数学竞赛,考试结束后,在区公所的院子里,见到已经退休的他把招待所的被子全抱到院子里晒,我不解的问他,你都退休了,还管那么多干啥,他没有理我。我又哪里知道,他退休后向区公所提出自愿义务管理招待所达五年之久,且是又当管理员又是服务员;退休后除在铁佛区公所的几年时间,他一直租住在汉阴县体育场的旧楼里,因房屋年久失修,且南北通透,冬天冷、夏天热,他从不抱怨,工资不是接济亲友,就是按部就班的开支,即使80多岁的高龄,依然每天记家里的各项开支,每天坚持写日记,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医生很多年前都诊断他老年痴呆,可是他依然很健谈; 2016年10月22日,小爷永远的离开了他充满无限眷恋的世界和亲人,在为他清理遗物的时候,我们发现既没有一件值钱的物件,银行也没有存款,更没有任何房产,当我把这一情况向参加他追悼会的铁佛寺镇领导汇报的时候,他们都陷入了沉思。在随后的追悼会上,他们讲述了这位老前辈、老战友在工作、学习上的点点滴滴,无时无处不在影响着他们、感染着他们,他们一定以他为榜样、为镜子化悲痛为力量。

善良、友爱的长者。1963年转业回地方后,他的工资是当时汉阴县为数不多的几个高工资干部,在以后的几十年里,他的工资基本上没有上涨过,2015年全国公务人员包括退休人员普涨工资后,我去铁佛寺镇查了他的工资,那一次他因为符合1940年前出生的条件,共计上涨300元后全部退休工资为4018元。在地方26年的工作中,他把无数次调资、晋升职务的机会让给了同事,而且还用微薄的工资接济亲友和有困难的群众。我的姑姑、叔叔,都在农村长大,照常理父亲是国家干部应该生活无忧,可是他们和我的父亲一样参加农村的一切劳动,为了糊口拼命的争公分换口粮。小姑在铁佛寺上中学的时候,每周三斤粮票都无法保证,每周的玉米糊都只能吃半份,几次在学校饿晕。冬天穿着单衣实在冻得难受就在操场上跑步,可是一运动就更饿的快。当时的老师都想不通,农家子弟饿饭正常,可是她的父亲是国家干部,怎么也缺衣少粮呢?我的小学,因家境困难基上没有买过作业本,全是他用废弃的办公用纸,用针线定成的小本子,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他是干啥的,只晓得,他准时的一学期一学期送回来作业本,并检查我的成绩及作业。为了督促孩子们学习,他在40岁左右学会了汉语拼音,一生都没有放弃过学习,即使在古稀的年龄,还能看懂高中的数学,还在退休后自学新闻写作,且无数篇报道,在安康日报、汉阴新闻上刊载;1999年冬,我参军入伍,他非常高兴,在我当兵的13年间,他尽管已经70高龄,还给我写书信、贺卡达36封,尤其是刚当兵时候,时刻是用军人的语言、老兵的情怀、长者朴实无华的人生感染着我、激励着我、鼓舞着我,一路走来;2009年80岁的小奶奶在文峰塔下买早点被三轮车撞成腰椎粉碎性骨折,交警队判定肇事者全部责任,当得知对方是下岗职工,且家里还有正在上初三的学生的时候,他坚决不要对方出钱出力,家里人想不通,说哪怕是多少出一点钱也行,他且死活不允许,他说:“我那么多年把脑袋挑在枪尖上,不就是为了让这些人过上好日子吗?”医生说不能手术,就看自己的康复效果,可能永远无法站起来,小奶奶只好回家躺在家里。也许好人真有好报,也许是他和叔叔、姑姑们护理的好,小奶奶一年后竟然奇迹般的站起来了,还完全能够生活自理,活到了87岁;退休后的多年他一直是原铁佛寺区多所学校的校外辅导员,对学生们进行爱国和革命传统教育,以亲身经历者的角色讲述着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由弱到强,我们这一代人一直沐浴着得幸福美好的时光,正是前辈们用无数的生命和鲜血换来得,勉励学生勿忘国耻,矢志不渝,不为外界物欲所累,凝神聚气,保持一颗为民族、为国家大义而积极向上的心,用心学习来改变命运,报效国家。


果敢、忠诚本色不改的党员。1950年在贵州剿匪,一行12人出去侦查匪情,他发现那天村民赶集的、田间地头种地的、街上做买卖的都比平常少了,周围死一样的寂静,他机智的抓住了土匪的探子,得知周围已经聚集了200多土匪后,他立即向队长汇报,并献策通知当地30户交粮大户暂不交粮,每户立即做20人的饭,说解放军大部队马上到了。然后假装大意让土匪探子溜了。果然那天土匪集聚了200多人,准备把小分队一锅端了,得到解放军大部队要来才没有敢动手;1966年,他主动请缨到每年都遭受饥荒的铜钱乡工作,适逢文革浪潮席卷而至,政府机构处于瘫痪,好些领导藏起来保命,派系斗争几近白热化,心系群众的他没有参入任何一个派系,始终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为了解决极度饥饿群众的救命粮,拿出自己仅有的工资带领部分群众到汉阴县城买粮食,返程时在小西门外被某派系关押险些丧命,幸亏贾正芬老师出面周旋才得以逃出魔窟。回到乡政府又因为派系争斗,他因没有参入任何一方,而被两派反复批斗、毒打、关禁闭、不停的写反省材料,小奶奶还包括那些好心得群众,看他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劝他离开乡政府回家避难,他且说:“有难也不止我一个人,有难只顾自己保命还算什么共产党员,就是死也要和铜钱人民死在一起。”在极度缺粮的情况下,他把自己仅有的工资拿出一大部分购买粮食放在集体食堂,常常等他去食堂的吃饭的时候,食堂已经啥都没有了,只好到群众家里一起吃蕨根渣子,长时间的吃草根渣导致他身体极度的不适应,尤其是肠胃,大便都拉不下来,时任原铜钱乡青岭林村支书任寿恩看着他因此而痛苦,非常的心疼,才主动的提出用手指帮他扣出大便;2016年中秋,我陪他在石泉县过了最后一个生日,宴后我扶他上厕所的间隙,他给我说,让我回去后在汉阴县南街社区给他交今年的党费,我一直记得,可是在忙这忙那的时间里,我无暇顾及此事,怎奈2个月后他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笔党费成我永久的憾事;谁人不言身后事,党员的他早在退休的时候,就要求一切从简,且必须火化,当时汉阴县还没有火葬场,还记得我每次回家探亲他都给我提及此事,要我到时候要督促监督叔叔、姑姑一定要把他的遗体送到安康市火化,且从简办理。2016年10月,小爷病危,我知道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病床前,他已经奄奄一息了,我呼喊他的时候,他吃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我,我告诉他:“我会践行对你的承诺”,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安心了。这就是一名朴实无华的党员,他平凡的如同汉江的一滴水,我们可以无视他的存在、忽视他曾经来过,这就是一名老兵,用近70年的岁月,践行着对国家、对党、对人民的无限深情和厚爱。

矢志不渝、大爱无私的一生。1962年仲夏,小姑张晓雅三岁,在长春208野战医院住院45天,且持续高烧42度不退,医院经院务会研究决定用最好的药救治,遭到了他的拒绝,因为是公费医疗,更不能用进口药物。他的理由没有得到医院领导的支持,小姑健康出院;1963年在国家极度困难,部队也非常紧张的情况下,他为了给部队减轻负担(小奶奶带着两个姑姑在部队随军,且都身体虚弱,常常生病住院)向部队申请转业回原籍。在安康地委,按照国家政策已经是副营级军转干部他,原本可以安置在安康或者是县城,他没有要求,更回绝了母校安康中学邀请他回校任代数老师的机会,同时,他的小学同学万正明在镇坪县担任领导职务,且知道他的学识和人品,让他到镇坪县工作,都被他一一婉拒,毅然回到了老家双河公社工作,一家人除了他都成为了农民。后来他曾私下告诉我,怕家人给国家找“麻烦”(小奶奶随军前本来就是原蒲溪供销社的正式职工);1989年8月,他退休了,国家规定1949年10月1日前参加工作或者入伍的为离休,工资待遇不降低,且享受国家的免费医疗政策。在他退休到去世的27年间,包括我在内无数人无数次的问他,你明明是1948年入伍,为啥不去找组织,为啥不去长春找部队证明,他总是陷入良久的沉思不予作答。


我记得还是在2012年初夏,我也从1999年一名新兵,到一名转业待业期间的老兵时,在一次谈话中谈起此事,他第一次对我,也是为数不多的对人坦诚,慢慢地告诉我:“他是在朝鲜战场上,部队第一次为军人记录档案的时候,战友们为了纪念新中国成立,都把自己入伍时间写成1949年10月1日。我现在没有啥不满足的了,比起长眠在大西南和在异国他乡的战友,我见到了国家的兴旺发展,还享受了这几十年的美好生活,我知足了!再难也不会去找国家,我自己克服,这也是我对你的期望和告诫,因为我们都是老兵,我们难,国家亦不易。你二叔1981年入伍,参加了著名的老山战役,并在前线荣立二等功,为国奉献、为家争光,转业后安置在安康水电三局,1997年被确定为下岗职工,曾经闹过情绪,我知道后找他推心置腹的谈过,问他参军的初衷是什么?倒下在前线的战友为了谁?他沉默了,自此安心工作生活,这些年跟着工地干,也干的风生水起,要不是国家兴旺发展了,能行吗?你说是不?因为国家有需要我们才能成为一兵,想太多的个人得失何必去当兵呢?”我无法回答,但是我找到了老兵的心声,老兵不死,感念国家,国家就好像是他们那一代老兵的“婴儿”,他们见证了“他”历经千辛万苦的诞生,必将加倍呵护“他”的成长和壮大,爱“他”是他们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和无限荣光。

数代人累积的家国情怀,培育了他、激励了他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他是吾辈不朽的精神丰碑!永远的道德家园!光荣不仅属于他个人,也属于我们这一代。光荣必将得到传承,因为时代需要先锋!

伟大的时代,成就了他崇高的人格,我永远无法超越!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锻造了他优秀军人的性格,为党为国忠诚奉献的一生!

永远的怀念!

弘扬正气,使英雄永不独行,让正能量伴你我他一生远航!

张代元
2018年5月25日
 

稿件发布与内容纠错:18309209791

行风监督电话:15529092222

创意策划与直播服务:15667159999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kjw@kjw.cc 029-89696369

回顶部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 新浪微博| 全国地市频道加盟热线:15529092222

Copyright © 2017 www.kjw.cc 科教网(中国)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3001333号-2

科教网 - 中国科教产业第一门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