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教网| 中国科教第一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 > 陕西 > 安康 > 正文

周建国:陕南美食莲花餐饮老板杨忠其人

安康
来源: 标签:周建国莲花餐饮杨忠 2015-11-28 12:44:21
曾跟水电三局一位领导开玩笑说,杨忠可能是你们单位唯一开豪车领工资的内退职工。听者呵呵一笑:“就是,那是人家该得的。” 美中不足的是,西安生意火了,雷神殿莲花池却有点远离原先的老味道。老鸭汤加了酸萝卜,太酸。青菜钵不如早先那么鲜美悠长

( 作者系安康汉阴籍著名律师、作家。代表作长篇小说《铁血汉阴》、《汉阳坪女人》等)

  我与杨忠并不熟。

  我认识他,他未必认识我。

   只跟他说过一句话,是在这次年会的签到处,黄媛媛问哪个是杨忠,恰好他在身旁,我便用手一指:“这不,他就是杨会长。”他们便握手相识了。

   头次见面,是在2013年商会年会上。他在台上,我在台下。灯光摇曳,识不清面目。看了《西康商旅》,终于将封面那个大头圆脸,板寸头,慈眉善眼,一脸佛缘,内穿红高圆领羊绒衫,外套时尚小立领,戴一串小叶紫檀佛珠的左手端着一个小茶盅的杨忠和台上的杨忠对上了号。

    虽说没跟他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跟商会所有头头脑脑都碰过杯,唯独没跟他碰过,他更没请我吃过饭,但对杨忠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此人的传说轶闻,早就灌满了两个耳朵眼。坊间都说他原本是江北张岭水电三局的一名职工,安康雷神殿东北角的莲花池,好几拨老板折腾来折腾去,办法想焦,主意用尽,可就是做不起来,谁做谁赔。兴许雷神殿风水好,东北角是旺角;或许他命里带财;也许他时来运转,该当他发财。说来也怪,谁弄都不行,他一接手,立马活欢了!他搞了个莲花池,还殚精竭虑,花费了不少心思,几经琢磨,相继推出了一拨又一拨精心设计的新菜品。没过多久,竟做得风生水起,宾客盈门,天天爆满。生意火了,地盘太小,得排队等饭吃。他又扩大经营,在一桥南口的路东开了家高大上的新店。这家店同样火得一蹋糊涂,包间须预订。

  他自此跻身于安康商圈的名流之中,成了安康本土商圈耳熟能详的八大名人之一。

  我是通过吃莲花池的饭菜逐步了解杨忠其人的。未曾谋面之前,即与他神交已久。
  杨忠只是活在传说中,神龙藏首又藏尾。莲花池的饭菜却实实在在的裹入了腹中。扳起指头算来,吃莲花池的菜足有上十年光景了,太熟悉它的味道。05年至07年,从西安往安康跑的最多,这让我与莲花餐饮有了一次又一次的零距离接触。仓房楼子,电力宾馆,军分区招待所,古楼街几家餐馆都去过,吃来吃去,惟对莲花池情有独钟。

  当初,印象最深的一是莲花池的味道,二是莲花池门外的人行天桥。那座天桥是安康城区首座天桥,也是当时唯一的一座人行天桥。天桥西侧悬挂了一幅“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的巨幅广告,上面喷绘了一只硕大的华南虎。那时还没有周老虎。

  记得有一次,办木地板加工厂的已故王老板请客,还带来了一个戴眼镜的日本人。是我点的莲花池。日本人尝了青菜钵后,坚起大姆哥,连声赞道:“哟西!哟西!”他顾不得倭国最讲究的礼仪斯文,最后竟双手端盆,狼吞虎咽,连汤带水的一人承包了。吃完,他便与翻译“哗啦哗啦”的拖着拉杆箱子,打了个的赶火车去汉中了。朋友向我神兮兮的说起了这个貌不惊人的青菜钵。说这是杨忠亲手捣抵出来的,是用土鸡汤精心吊出来的。几毛钱一斤的大青菜帮子青菜叶子,硬是让他烹成了上得了桌面子,点击率颇高的美味佳肴。也有人说四川早就有这道家常菜。孰是孰非,未作考证。

  味道好不好,嘴巴是师傅。吃了一次就吃上了瘾。之后,住劳动宾馆,吃莲花池,成了习惯。戴耳机,腰别对讲机,每到饭口就哇哇哇的楼上楼下疯跑着招呼客人的小邓是汉阴人,熟客加老乡,他对我们特别关照。临时去,没包间,要么去隔壁卡座,要么干脆就在杨忠办公室支桌子。不用看菜谱,嘴巴一张,就是一长串菜名,只管下单就是。青菜钵、菜豆腐、炒合渣、鸡汤煨萝卜条、老鸭汤、金牌羊腿这些招牌菜,每次必点。这一吃,就把那道就着椒盐撕着吃蘸着吃的“金牌羊腿”从05年的68元吃到了07年的88元,一直吃到了如今的168元。吃归吃,说来也怪,吃了那些年,在安康莲花池两个店却从未与杨忠打过照面饮过酒。多次擦肩而过,失之交臂。也理解,他是大忙人,我只是个匆匆过客。

  不经意间,杨忠生意做大了,实现了华丽转身,由杨总嬗变为杨会长,成了西安的安商老大。他是个少言寡语,肚里有货不倒出,不耍花架子之人。他没有名片满天飞,生编出一大堆虚头巴脑的唬人的空头衔去务虚。而是默无声息,一心归明理的做好自已的事,做好他的莲花餐饮。他务实不骄,不图虚名,脚踏实地,从点滴做起,一步一步,由小变大,由弱到强,自近而远,硬是把生意做到了十四朝古都,做到了餐饮市场发育日臻成熟,竞争炽热化的南郊,做到了极致。在西安跑马圈地,高房租,高人工费,西安人是否认可莲花味道?它能否扎稳脚跟?会否折戟长安,惨败抱恨而归?数年过去,高新店的火爆,朱雀店的超旺人气回答了一切,消除了许多关心他,关心莲花餐饮的好心人的疑虑。杨忠用他超人的胆魄和智慧在强手如林的餐饮市场中杀开了一条血路,来自美丽水乡,汉江之滨的两朵洁白如玉的莲花终于在黄天厚土的皇城含笑绽放,展现出它那迷人的风采,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
   
  安康美食进军古城,杨忠并非先行军。九十年代中期,陕南食村就落地大雁塔。后又有旬阳的美华食府和汉阴的陕南人家跟进。小餐馆更是星罗棋布,遍布古城。如果说它们是巡洋舰、护卫舰、导弹驱逐舰和登陆艇的话,那么杨忠打造的就是航母编队。他的大手笔,不仅让来自天南海北的古城人能够有幸大块朵颐的品尝到正宗的安康美食,了解安康的文化精髓,让安康食文化发扬光大,而且提升了安康美食的整体形象,扩大了安康的影响力,以安康美食为媒介,使更多的人了解安康,喜欢上安康,从而把安康推向全国,推向全世界。其意义远远大于莲花餐饮获取的利润。

  不晓得杨忠信不信风水。无独有偶,朱雀店和雷神殿老店方位相同,又占了个南二环与朱雀路交叉的东北角。反正是上风上水的旺角财角喜角。

  没去过安康西高新的莲花美食城,朋友说过不止一次,说杨忠在那儿买了块地,场子大得很,打开隔断,一次最多能摆500桌。

  曾跟水电三局一位领导开玩笑说,杨忠可能是你们单位唯一开豪车领工资的内退职工。听者呵呵一笑:“就是,那是人家该得的。”

  美中不足的是,西安生意火了,雷神殿莲花池却有点远离原先的老味道。老鸭汤加了酸萝卜,太酸。青菜钵不如早先那么鲜美悠长。人气也不如从前。前年带几个西安客人去吃,点了一桌招牌菜,却遭到众人非议。菜不行,酒也喝不动。一桌人只喝了三两。想来,一个萝卜不能两头切,或许是他把主要精力投在了西安,西安是主战场,盈利的大头,而无瑕顾及本地老店的缘故吧。

  西安两家店还是莲花池的老味道。味道一点也没变。

  当然,不变的,还有杨忠的人品、口碑和生意经。诚如他给他的产业冠名莲花一样。先做人,后做事,务实本分,大概是他成功的秘诀,也是安商世代相传的优良传统。从古到今,安康人都是勤劳敢拼和聪明睿智的。先人遗留给我们了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码头文化,船帮文化,移民文化,会馆文化,汉江文化,总需要人来传承;数十万安商总得有人来当领头羊,把他们箍拢在麾下。老祖先很懂得抱团,千百年来,他们一直在那么做,而且做得很好。老祖先能做到的,我们也应该能做到,甚至还要超越他们。因为,在杨忠身上,我们看到了希望。

    2015年11月27日初稿于西安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 新浪微博| 全国地市频道加盟热线:15529092222

Copyright © 2017 www.kjw.cc 科教网(中国)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3001333号-2

科教网 - 中国科教产业第一门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