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 热点 | 狐秀 | 娱乐 | 科技 | 互联网 | IT | 品牌 | 手机 | 旅游 | 原创 | 资讯 |

从“学伴”事件,探讨当今网络形势下高校的舆情应对策略

发布时间:2019-09-11 14:59:56来源: 项城网
从“学伴”事件,探讨当今网络形势下高校的舆情应对策略

从“学伴”事件,探讨当今网络形势下高校的舆情应对策略

近年来,高校舆情连连不断,仅今年就有好几起高校舆情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现象再次触动了民众敏感神经引发集体质疑,娱乐圈虚假人设与学术圈学位造假的交叉矛盾,最高学府的形象与权威也陷入了风口浪尖。高校舆情一旦发生,性质大多牵涉普通公民与社会矛盾的敏感神经。作为国家教育体系的直接参与者,高校若舆情应对失当,高校舆情产生的任何一点波动都可能对整个社会造成巨大影响。

最近,山东大学学伴事件引发了全社会的轰动,而涉事方的舆情处置措施极其失败,导致事件衍生了巨量的次生舆情,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该事件充分说明了高校舆情应对的重要性。

2018年,山东大学实行学伴制度改革,学校为1位留学生配3位中国学伴。这个学伴制度乍看上去有些扎眼,但也没有引起太大争议。直到2019年7月,网上流传出一张山东大学的“学伴申申请表格”,才正式引爆这次舆情。这张表格中除了要填写一些申请者的信息外,还存在一些极其富有争议的字句,如“结交外国异性友人”“为你匹配到心仪的”等用词,让人觉得不像是学伴申请,更像是相亲配对。这观念极度走歪的表格引发了舆论巨大争议,网上流传出大量诸如“一位外国人与诸多中国女性暧昧相处”的图片,被网民调侃为山东大学学伴制度的不纯现状,以及展现了网络对如此直白的外国留学生“特权”表达不满。

从“学伴”事件,探讨当今网络形势下高校的舆情应对策略

事件爆发后,山东大学国际事务部对“学伴”活动发布了说明,其中分为四点。

第一,“学伴”活动合法,符合教育部的要求。

第二,“学伴”活动参与全靠学生自愿。

第三,“学伴”活动,不止山东大学在做。

第四,此次网络学伴舆情可能是有预谋的炒作。

这是一次极其失败的舆情应对。这张说明从头到尾没有针对公众所关注的事件本身情况进行解释,反而是将责任推脱分散至教育部、学生以及其他学校,借此充当挡箭牌,甚至直接将该学伴舆情的爆发指为炒作,与网民关切完全走相反之道,将责任撇得一干二净,独留自身清白。这次生命没有澄清任何事实,也没有讲清楚任何缘由,除了将外部的质疑声化为敌人,也将校内本应能够为这件事做出具体解释的当事人学生撇在了炮火正中央。这种四面树敌盲目自信的舆情应对方式,将山东大学的舆情推向了毁灭。不仅只有山东大学本身遭到炮火围攻,包括山东大学的学生也被打上了“崇洋媚外”“外国人走狗”等标签,诞生了一大批诸如“你老婆山东大学毕业的”等次生侮辱性语言。整所学校和相关集体都已经遭受难以逆转的严重污名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数日后,山东大学官方再次发布声明,承认在“学伴”项目实施过程中存在审核把关不严格的问题,在报名表格中出现了不当选项,对此引发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学伴”项目的本意是促进中外学生的学业进步与文化交流,参与学生的选拔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进行,网络盛传的“1名男留学生配3名女学伴”的情况并不存在。学校将全面评估“学伴”项目,不断改进。

然而,这次的声明来的太迟,已经无法遏制舆情的浪涌。事情尚未过去,山东大学又接连被曝出数起外国留学生享受优待的现象,其中包括学校官网刊登一篇“招募25人陪护一名骨折留学生”的消息,但很快该则消息就被官网删除。对此,校方回应称,“要以官网能查到的信息为准,‘看不到的东西我们就认为是不实的’。”同时,山东财经大学也被曝存在留学生优待现象,这些事件接连发生使得山东大学的此前声明瞬间被淹没,舆情再度将山东大学推上风口浪尖。这一系列严重的舆情危机已经很难化解,其刻板标签已被完全定死,当今无论是谁,提到山东大学,都很难产生好印象。山东大学现在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而这一切,都只是山东大学短短的一条失当的说明导致的。

从“学伴”事件,探讨当今网络形势下高校的舆情应对策略

对于高校而言,舆情应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从这次事件中,高校能够吸取到什么教训?

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随着高等教育以及网络的普及,新媒体与网络社交平台已经成为了推动传播消息与情报的最主要渠道。当今全媒体整合趋势不可逆,网民早已习惯使用低门槛的网络渠道来表达自己的见解。现代社会的社交媒体拥有爆炸式的信息传播效率,大大拓宽了大众的信息来源。任何一点小风声都有可能通过网络传播的增幅转化为舆情的洪水猛兽。截至2019年9月,中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8.54亿,网络群众关注的话题越来越跨领域,尤其是在知识分子领域内已经形成了具有规模和能力的KOL,能够对教育、高校、学术等专业领域问题产生巨大舆论影响。在山东大学学伴事件中,大部分舆情的传播都是靠网民的转发与评论推动的,网民之间“调侃”式的幽默表情包文化将山东大学的“臭名”远远扬起。

根据乐思软件的调查研究,目前高校舆情的应对普遍存在诸多弊病。

一、舆情危机的应对滞后消极,态度不诚恳

滞后表现为两方面。一是由于舆情监测的技术落后导致的舆情危机发现晚、应对晚的情况,滞后于舆情危机爆发,本次山东大学就是在事件发酵一段时间后才进行回应;二是还有许多高校没有跟上新媒体发展的趋势,没有借助新媒体采用创新的宣传方式进行舆情管理,仍旧使用僵硬固化的舆情应对方式,常常采取封禁、删帖等信息封锁方式进行舆情处置,滞后于社会发展趋势。山东大学的“撇责任”式应对,甚至“祭”出了自己学校的学生。这就体现了其僵硬的舆情应对模式。“官腔”口吻并不适应当今的文化趋势。

对此,高校应当注重应对态度的诚恳,以此为出发点开展有力的行动。积极主动地与网民进行沟通,坚决不能以撇责的方式进行舆情应对,而应就事论事,该承担的责任必须承担。在网民眼里,任何的滞后都可能变成高校负面标签的堆积,如“摆架子”“拖延”“装死”。时间拖得越久,网民对于高校的抵触态度就会越强烈。因此,舆情发生后,高校首先要向社会公布实际信息,必须第一时间明确责任所在方。这能够将网民的舆情焦点相对集中,为接下来的舆情处置工作做好铺垫。

二、舆情监测和研判能力不足,部门分工效率低

随着网络的不断发展,学术与高校网络舆情变得更加纷繁复杂,加之网络的前台匿名性,使得各学校贫弱的舆情监测技术与研判能力无法适应当今严峻的网络舆情环境。因此,涉事方在舆情发生极易陷入被动,陷入大众“说啥都不听”的群体情绪化僵持模式,很难进行舆情管理工作。山东大学在舆情爆发后没有及时进行舆情应对,其沉默和被动放任舆情浪涌,最终酿成了不可逆转的后果。

高校应当建立专业高效的舆情预警体系,明确舆情应对工作的分工,疏通舆情信息在各部门之间的流通障碍,建立舆情常态化监测以及应对机制,成立一个有效的舆情管理平台。同时,加强舆情应对专业团队的系统培训,或者选择与专业的舆情监测服务提供商合作,建立新媒体时代高校处理舆情危机的完整工作机制,明确危机发生前、发生中、发生后三个阶段的舆情危机处理方式——发生前,提前预测并预想好对应措施进行应对;发生中,主动出击占领舆情话语权,第一时间公布真相排除谣言与讹传;发生后,积极总结并改善群体印象,做好善后工作,防止此类事件再度发生。只有提前做好预案,并用坚实的技术对网络舆情动向进行严密的监测,才能在谣言与讹传遍地的恶劣舆论环境中掌握话语权,第一时间化解舆情危机的苗头。

三、缺乏有效的舆情引导体系

舆情发生后,高校采取的舆情引导措施往往是拖延、沉默与撇清责任。在山东大学学伴事件中,由于舆情不仅仅牵涉学术不端,还涉及了“中国人与外国人不平等”、“崇洋媚外”这类极易刺激国民心中敏感神经的话题,最终引发了舆情极端混乱的状况,掀起了涵盖全网的仇视风波,连山东大学的校长也被网友们人肉。面对如此复杂的舆情态势,更需要强有力的舆情引导体系在舆情发生的各个阶段进行舆情引导。

因此,高校部门不仅要注重舆情预警机制的构建,对教育舆情信息进行监测、采集、分析、总结、研究、判断、疏导,还要对当前发生的舆情进行引导。引导渠道包括有意识地培养具有专业素质的KOL,潜移默化地塑造扩散高校教育舆情的正面形象,而非强硬粗暴地“控评”“刷屏”“封禁”“撇责”。当高校的公信力因舆情危机收到损伤时,KOL便可以发挥作用引导舆情冷静化,为高校的舆情工作做好充足准备。但本次山东大学的应对将本应能为学校澄清的学生也放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主动抛弃了原生的KOL,是极其错误的做法。另外还要注意,在舆情发生前与发生后,都要全面监测、采集包括相关事件行业日常动态以及日常高校动态在内的所有相关信息,进行分析总结,提取各类信息的共性,进而推展出高该舆情在社会中的走势,用于处置舆情工作。高校应当理性地引导舆情,避免一味地删、禁、封。

从“学伴”事件,探讨当今网络形势下高校的舆情应对策略

乐思网络舆情监测系统能够根据高校的需求,第一时间从全网各大社交媒体与论坛精准监测相关舆情信息,广泛收集网络民众的诉求,让高校能够及时听到针对本校的声音。一经发现负面舆情,立刻向高校通报预警,为高校采取舆情应对措施进行舆情疏导提供黄金时间。同时,乐思网络舆情监测系统能够24小时不间断分析,采用全球领先的乐思网络信息采集系统对客户定制的全网络相关主题舆情进行分类整理收集,以便高校第一时间掌握社会上的校园新闻以及科研所需的研究资料,为高质量的高等教育建设提供技术支持。

))
0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