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 正文

从老北京36行到新36行 95后非遗传承人用面塑记录新职业

2021-09-24 19:32:17    来源:钉科技

9月16日,福布斯中国发布2021年度U30榜单。10个行业300位年轻人上榜,郎佳子彧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郎派面塑艺术的第三代传承人在时尚艺术、生活方式领域上榜。对此,郎佳子彧在朋友圈写道:榜单从来不是目标,但能给亲友师长多年的偏爱包容支持一些慰藉,他非常开心。期待未来榜单上能出现更多做老手艺的年轻人 。

前不久郎佳子彧的一则“跨越时空的北大同学录”的视频走红,视频呈现了蔡元培、朱自清、冼星海、邓稼先、屠呦呦、钟南山这六位杰出北大校友的面塑形象,栩栩如生。这使得面塑这一传统手艺快速出圈。如今,郎佳子彧又带来了自己的新作品《新三十六行》,用一个个惟妙惟肖的新兴职业面塑,去记录、展现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文风貌。

“别人家的小孩”并不是凡尔赛

从小到大,在父母眼中,郎佳子彧就只是一个普通小孩,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小毛病,但在外人眼里,郎佳子彧可称得上“别人家的小孩”。

今年26岁的郎佳子彧,毕业于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郎派面塑艺术的第三代传承人,除此之外还是一位短视频创作者,在快手(ID:1443022911)拥有近90万粉丝。对于自己身上的这些标签,郎佳子彧觉得这些仅是大家对自己的一个认知,并不是来约束他做哪些事情,重要的还是去做自己。

面人郎在2008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他的爷爷郎绍安是面人郎的创始人,冰心曾拜访过,并写了一篇作品《“面人郎”访问记》。郎绍安1992年去世,郎佳子彧从家人的讲述里了解到了关于爷爷的一切。在他家里,至今还保存着爷爷郎绍安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创作的作品《司马光砸缸救友》。他的父亲郎志春也继承了面塑的高超手艺。

在郎佳子彧的捏面人成长过程中,父亲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从三四岁的时候就看我爸做捏面人,一下能看一两个小时”。这极大地激发了郎佳子彧对于面塑的浓厚兴趣,之后父亲循序渐进、自由不加约束的教学又让郎佳子彧获得了捏面人成功的巨大成就感。而让郎佳子彧坚持到现在的,是面塑本身的魅力。这是一种 “生活胜于热情”的艺术,是一种从普通寻常中衍生出来的特别美。

虽然会被看作是“别人家的小孩”,但郎佳子彧却并不觉得自己的人生凡尔赛。“如果从年龄这个时间标记点来看,在比较小的时候进度比较快,达成了一些所谓的这种阶段性目标。但这些都是自己在这个领域的付出和努力换来的。”正是因为对这个领域的喜欢,郎佳子彧才数年如初,用力奔跑在这条传承与发展的道路上。

用不放弃的坚轫的力量来做每一件事

没有哪个人的人生之路是一帆风顺、无忧无虑的。郎佳子彧也不例外。在他十六七岁时,会叛逆、会烦躁。这时面塑给了这个身处叛逆期的孩子很好的释放。“我爸很允许我用它做各种各样的尝试,让我用这个作品去表达自己,那个时候自我的存在在这个作品里面得到了很好的释放,也获得了很多成就感”。将一个凭空想像的东西变成现实,将脑海中的情绪设计成一个矛盾,再把这矛盾通过手变成一个物理存在,这种随意表达自己的感觉给予了他巨大的快乐。但他也表示,作为传承人不光要让自己感到快乐,更要让大家也感受到快乐,这才是真正的传递与传承。

由于生长环境的影响,郎佳子彧在最开始会感觉到孤独,“除了与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我没见过别人捏面人,我不知道自己捏的好坏,也没有人可以在这个方面跟我去交流,没有伙伴可以放学一起讨论”,这种坐冷板凳的感觉有点打击郎佳子彧。但郎佳子彧仍然坚持了下来,“在很难的时候不放弃,在没有人做到的时候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这股坚韧的力量支撑着郎佳子彧走到了现在。

身高一米九的郎佳子彧也喜爱篮球,但他没有成为一个职业篮球运动员。在他看来,篮球只是他的爱好而已,他没有想过为这个去吃苦、努力,但是对于面塑,他可以去尝试、去创作、融入自己个性化的内容。为了更好的传播它,也愿意去学习剪辑、谈合作,思考如何将面塑更好的传承下去,“我觉得(面塑)对我来说是比爱好要更高一个等级的存在。”

新时代36行:这是一个时代的特殊印记

面塑,俗称面花、礼馍、花糕、捏面人,主要以人物为主,是源于山东、山西、北京的中国传统民间艺术之一。随着时代变迁,面塑从最开始的用于祭祀慢慢演变成观赏的手工艺品。一个完整的面塑作品从精挑细选面粉开始,之后将其蒸熟、涂抹蜂蜜和盐,使其看起来更有张力表面更光泽,然后将心中设想的形象制作出来,最后自然风干一周左右,等其定型。

对于许多老北京人来说,街头巷尾卖捏面人的小摊是童年里最熟悉的记忆,活灵活现的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兔子、小狗、小猫等,都会在面人师傅手里像变戏法一样“蹦”出来。老北京36行是面塑的典型系列作品之一。“里面有拉洋车的、磨剪子磨刀、剃头的、卖糖葫芦等等”,这些市井现象让郎佳子彧了解到了那个时代的人物风貌,“那我们这个时代现在新兴的行业又是些什么呢”?

带着这个疑问,郎佳子彧开始了他的创作。“比如网约车司机、脱口秀演员、职业运动员、二次元的coser等,这些都是比较新兴的职业,也比较有特色的,我想通过面塑作品把这些职业记录下来”,这就是新时代的36行。

“其实每一个行业在自己这个职业环境中,都有着不同的心理状态。我想把这个作为这个系列作品的关注点,也想象着有一天我的孙子或者我的儿子在看这个作品的时候,能感受到过去时代的气息和现在时代的变化。”用自己的专业能力来记录这个时代,也是让面塑作品能够常看常新的根本。

短视频让非遗未来可期

郎佳子彧本科毕业的时候,他父亲告诉他不一定要去捏面人,“凭你自己的能力可以找到不错的工作,我担心你靠这个东西很难养活自己”,这一方面是父母对于孩子能有美好生活的拳拳之心,另一方面也是传统手工艺面临的困境之一。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小众、因为冷门,所以偶尔会孤独无助。但科技给非遗赋能,让面塑变得潮起来、酷起来。

创作内容上融入个人表达,让面塑变得潮起来。郎佳子彧不光关注传统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向科比致敬的《科比名人堂》、与流行文化相结合的《葛优躺》、表达年轻人心理状态的《我》等,都是他对作品新的思考。他坦言,自己与父辈、爷爷辈做面人最大的区别就是自己的作品中融入了更多个人化的东西,“因为我们人变了,所以思想有一些改变,会要求自己的作品里面有比较强烈的自我表达,或者个体的存在。如果这个作品里面没有很多我个人的痕迹的话,有可能我就失败了。”

短视频传播的火速破圈,让面塑云传承了起来。在快手平台,1372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中,快手涵盖1321项,覆盖率达96.3%,是当之无愧的“非遗博物馆”。人们不仅在快手平台休闲娱乐、学习知识,还能找到共同的兴趣圈层,非遗在快手平台不光让传统手工艺人的价值得到体现,同样的也影响到了更多的人。“(我拍快手)对于这个手艺的影响,就类似于在人群里,先让一百个人看到,其中有十个人喜欢,然后再有一两个人擅长,这样就解决了传承问题,如果你有几十万或者上百万粉丝的话,你也可以找到那些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有一直学习下去欲望的哪些人“,正是这种互动方式,让郎佳子彧觉得面塑有了云传承的感觉。

对于当初父亲的建议,郎佳子彧特别理解父亲,“一方面(父亲)觉得这个手艺很好,他是我的师傅,另一方面我又是他儿子,他还是希望我自己能过一个比较好的一生,可能在这样的抉择下,他更希望我能走上一条容易过上好生活的路径。”也正是那个时候,郎佳子彧发现即使父亲这么喜欢这个手艺,但是在面临去选择更好的生活抉择时,父亲还是会动摇。这个认知给了他更多的感悟:“如果它能变成一个很有保障的职业,很稳定,有一个更好的创作环境,那问题就全都迎刃而解了”。

在这之后,郎佳子彧把他所有的热情都放在解决这个问题上。通过更创新的传播方式吸引更多粉丝了解、喜欢面塑,再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探索手艺人变现的通道。“给别人打个样。”

对于未来,郎佳子彧“希望面塑作为一种传统艺术形式能在中国的现当代艺术领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对于自己,他则希望自己能创作出来影响更多人,或者进入艺术史的作品。这不仅仅是郎佳子彧对于面人郎这门手艺的期待,更是每一个传统手工艺人对于未来的期待。


文章详情:从老北京36行到新36行 95后非遗传承人用面塑记录新职业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快手受邀成为美丽云城合伙人,与杭州市钱塘区共逐美丽梦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话题

热点推荐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