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注 > > 正文

疫情长期笼罩 医疗成全球资本与技术市场最关注领域

2021-01-13 11:20:40    来源:雷锋网

在被疫情长期笼罩的 2020 年,医疗成为了全球资本与技术市场最关注的领域。

把 “不作恶”作为公司行事原则的 Google,也被业内寄予了将改变医疗科技旧貌的厚望。

在这其中,Google 2020 年的医疗业务可圈可点,在多个方面展示出它不俗的技术实力和社会服务能力,与此同时也饱受多方争议。

以下为 HealthCare ITNews 发布的 Google 医疗年度动作,下面是不改变原意的编译:

1 月 2 日:Google Health 与旗下 DeepMind、Verily 联合多个机构在《Natur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介绍了一种新型的深度学习钼靶影像系统。这个系统的核心亮点是,与之前的模型相比,该模型有效减少了乳腺癌被错误识别或遗漏的情况,将乳腺癌检测的假阳性率降低了 5.7%,假阴性率也降低了 9.4%,并号称击败了 6 名放射科医生。

然而,成果发布后不久,图灵奖得主 LeCun 等多位专家便率先站出来,抨击其部分研究内容未引用 NYU 的论文,以及过于夸大宣传,争论持续了数日才消退。

1 月 8 日:温德尔 · 华盛顿医生宣布加入 Google 旗下生命健康公司 Verily,出任首席临床官。华盛顿曾分别担任国家健康信息技术协调办公室主任,以及路易斯安那州 BCBS 首席医疗官。

1 月 16 日:Verily 的招聘工作继续推进,聘请 Deepak Ahuja 作为首席财务官。作为特斯拉的一名 “老将”,Ahuja 此前层于特斯拉工作近 11 年,他曾二度履职特斯拉,先是担任福特汽车公司财务主管,于 2015 年辞职,两年后又重回公司,帮助特斯拉成功上市。

1 月 22 日:美国 FDA 批准了 Verily 的 Study Watch 智能手表上的心电图功能(ECG),使其成为又一款可做医疗用途的智能手表。FDA 此次批准了 Study Watch 成为 II 类医疗设备的 510(k)条款审查。不同于其为 Apple Watch 批准的非处方类使用许可,Study Watch 仅能够在有医疗需求的情况下使用,属处方类医疗设备。Study Watch 可在有处方的条件下,为有心脏健康问题的患者检测单通道心电图节律,并记录、储存、传输这些数据。

1 月 30 日:谷歌云与麻省总医院、临床试验平台 ProofPilot 合作,为学术医疗中心和大学创建一个新的研究平台。

3 月 4 日:多位参议员就南丁格尔计划 (Project Nightingale),向美国第二大保险公司阿森松的 CEO 约瑟夫 · 伊姆皮西奇施压。南丁格尔计划于 2018 年开始,谷歌通过与阿森松合作,掌握用户个人健康资料,以期在庞大的医疗产业占据一席之地。参议员们列出了围绕患者是否同意使用隐私数据的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参议员们表示,这些问题在他们早先的调查中没有得到解决。

3 月 16 日:Verily 发布美国版 “健康码”,通过问卷形式,让用户如实填写信息,测试自身是否可能感染上新冠病毒,进行 “初步自我调查”,并在怀疑感染的情况下快速个人确诊或采取相应对策等。期间美国总统也为此感谢谷歌开发了这样的网站,帮助人们确定是否需要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检测。

4 月 6 日:谷歌发布了一份基于智能手机数据收集而得出的《社区人员流动报告》。谷歌使用汇总的匿名数据,来显示某类地区的繁忙程度,以预测商业场所在何时最为拥挤。对于公共卫生专员来说,这种类型的数据收集,还可帮助其作出更加关键的 COVID-19 疫情防控政策。

4 月 21 日:谷歌云医疗 API 正式发布,该服务可促进医疗保健应用程序和基于谷歌云的解决方案之间的数据交换。该 API 允许组织从一系列输入和系统中摄取和管理数据,然后通过使用保护隐私的 AI 和机器学习来分析数据。

谷歌云医疗 API 是一种可管理的、可扩展的环境,用于构建支持 HIPAA 合规性的临床和分析应用程序,并结合了许多数据丢失预防策略、身份管理和加密解决方案。客户可以选择存储数据的区域,并获得管理策略,使他们可以实施诸如最小特权原则之类的实践。并且由于 API 与 Cloud Audit Logs 的集成,他们可以跟踪影响其数据的所有操作。

5 月 20 日:Google 与苹果共同推出了其协作的接触追踪 API,供新冠期间各国的卫生单位采用。系统主打的是匿名性,得病的人通知系统后,系统不会知道通知人的身份;而其他曾与得病的人近距离接触者(通过蓝牙记录),除了知道自己曾有过接触,应该进行隔离之外,身份也不会曝光。

6 月 26 日:Google 以 3250 万美金投资医疗保险公司 Oscar Health,Oscar Health 成立于 2013 年,目前估值 17.5 亿美金。其利用技术手段和数据让医保更加简单、直观和人性化,同时该公司也在推进一些新型医疗技术的研发。据悉,谷歌投资 Oscar Health 可能是为了助力一款能够监测血糖水平等身体参数的智能隐形眼镜的研发。

8 月 4 日:欧盟反垄断执法机构 “欧盟委员会”宣布,将对谷歌收购 Fitbit 交易展开深入的反垄断调查。欧盟委员会称,他们担心这笔交易会进一步强化谷歌在网络广告市场、智能硬件、数字健康等领域的优势。欧盟委员会表示,谷歌本来已经拥有海量的数据,用于提供个性化广告服务。而收购 Fitbit 后,将进一步增加谷歌的数据量。

8 月 25 日:Verily 成立了一家名为 Coefficient 的保险子公司,并且得到了瑞士再保险集团旗下的商业险部门的支持,与 Verily 的硬件、软件、数据,以及瑞士再保险公司解决方案的分销模式结合在一起。据悉,Coefficient 将专注于止损型的保险业务,想要避免为员工的健康问题而付出超额代价的雇主们,将成为 Coefficient 的主要客户。

8 月 25 日:谷歌云向远程医疗公司 Amwell 投资 1 亿美元以买入该公司的 C 类股。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谷歌云将成为 Amwell 的 "首选全球云平台合作伙伴"。从实际情况来看,这次交易意味着 Amwell 将把部分视频性能转移到谷歌云上。此外,两家公司还将联手开发新的远程医疗技术,尽管远程医疗仍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但由于公共卫生事件引发的居家禁令,人们的兴趣和访问量急剧上升。

9 月 4 日:一名法官驳回了针对谷歌和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集体数据隐私诉讼。据悉,2020 年 6 月,芝加哥大学医疗中心和谷歌受到了团体起诉,声称该医疗中心将数十万份没有删除时间记录和医生笔记的患者记录发送给了谷歌。诉讼指出,谷歌获取的个人医疗信息是人们生活中最敏感、最私密的信息,其对个人隐私的损害程度远远超过了在典型黑客攻击所带来的损害。

9 月 8 日:谷歌云被美国政府国防部选中,参与利用谷歌云的数字病理解决方案的试点项目。根据协议条款,谷歌云将向美国国防部设施部署其解决方案,其中包括启用显微镜 AI 产品,以帮助军方医生检测病人的癌症。

9 月 10 日:谷歌向使用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抗击 COVID-19 的学术和卫生组织研究人员,发放了 850 多万美元的激励金。

9 月 30 日:谷歌与多家技术、医疗保健和数字健康公司一起,加入了消费者技术协会牵头 COVID-19 健康联盟。该组织称,它们将很快发布一份白皮书,讲述政策和执行建议,以便最快速地部署新的卫生技术。

11 月 3 日:Alphabet X 公布最新的实验性项目 Project Amber,将开发一脑波侦测结合 AI 分析的系统,以便提早侦测出忧郁症症状。

11 月 11 日:谷歌云发布了两款人工智能工具,这两款工具旨在帮助医疗保健和生命科学组织扫描和分析大量的非结构化文本,即医疗保健自然语言 API 和 AutoML Entity Extraction for Healthcare。这两款产品中的第一款产品旨在从医疗记录笔记或其他数字文本中自动提取常见趋势或其他见解,第二款旨在降低医疗工作者进行 AI 文本数据分析的门槛。

12 月 1 日:DeepMind 宣布蛋白质折叠预测问题已被其攻破,此消息一出,立刻登上了 Nature 杂志封面,标题直接评论为:“它将改变一切!”李飞飞、马斯克等众多大佬纷纷点赞、转发。

12 月 17 日:由于谷歌在使用用户健康数据方面作出让步,欧盟正式准谷歌以 21 亿美元收购健康追踪公司 Fitbit 交易。欧盟委员会称,谷歌作出的这些让步的有效期为 10 年,而且还可能再延长 10 年,这消除了欧盟对谷歌进军健康数据和设备领域的担忧。

根据承诺,谷歌将把 Fitbit 用户数据与用于广告的谷歌数据分开存储,不会将来自 Fitbit 和其他可穿戴设备的数据用于谷歌广告。而且,用户可以决定是否将他们的健康数据存储在他们的谷歌或 Fitbit 账户中。

12 月 18 日:Verily 于当日正式融资 7 亿美元。据悉,新资金将用户扩大商业落地,推进包括外科手术、病理学和免疫学在内的几个生命科学项目。据了解,这已经是 Verily 的第三轮融资,2017 年,它从新加坡淡马锡 (Temasek)获得 8 亿美元外部资本。2019 年 1 月,Verily 在一轮由银湖 (Silver Lake)牵头的融资中筹集了 10 亿美元。

12 月 23 日:澳大利亚反垄断监管机构表示,拒绝接受谷歌做出的一项反垄断方案。此项方案旨在消除谷歌收购可穿戴设备厂商 Fitbit 的交易给市场竞争带来的影响。

此前,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 (ACCC)曾表达过对该笔交易的担忧,警告称这将让谷歌获得过多的用户数据,损害健康和互联网广告市场的竞争。为此,谷歌提出了一项可由法院强制执行的承诺,包括将以规定的方式对待其他可穿戴设备厂商,不会将用户健康数据用于广告,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允许竞争对手获得来自 Fitbit 的用户健康和运动数据。ACCC 表示,包括美国司法部在内的其他反垄断监管部门尚未就这笔交易做出决定。该机构将继续开展调查,并将在 2021 年 3 月 25 日做出最后决定。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市场监管总局再次重拳出击 京东、天猫、唯品会被罚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话题

热点推荐

头条